本文出自公众号“假笑女孩”(微信号:krysnite)

为什么说《我不是药神》是一部现象级电影?

昨天,半个朋友圈都在一部国产新片。 我也忍不住为它打电话—— 《我不是药神》

大概一个月之前,我在电影院看到《我不是药神》的预告片,看到徐峥被包围在药堆和钱堆里,又是满屏的神油、壮阳药、钢管舞之类的,还以为这是一部跟《心花路放》类似的疯狂搞笑电影。就抱着看喜剧的轻松心情走进电影院,出电影院的时候直后悔没带纸巾。

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

因为,它太!敢!拍!了。

尽管影片目前还没有正式上映,但上周末的大规模点映已经积攒了相当高的人气与口碑。按照往常惯例,只有质量过硬片子才敢于大规模点映,提前发酵口碑。而我不敢斗胆预测该片票房,但可以预测评分。《我不是药神》上映后,豆瓣至少8分起步,有很大可能会冲上8.5+。因为这片子,确确实实戳到了中国人的生存痛点。
徐峥饰演的程勇,原本只是个卖印度神油的小贩,日子得过且过,并不顺心。先是老婆被自己打跑了,然后一周只能见一次的儿子又要跟着后爸去国外发展;老爹血管瘤急着做手术,可神油卖不出连房租水电都交不起。哪儿哪儿都需要钱。一天,一个叫吕受益(王传君
饰)的神秘男子来找程勇,想托他从印度代购一款药。
吕受益是慢粒白血病人,一种血液癌症,需要长期服用抗癌药物进行治疗。然而,正版药「瑞士格列宁」一瓶的售价高达近四万人民币,普通人家根本供应不起。吃不起药,就只能等死。而在印度有一款仿制药「印度格列宁」,本土售价只要两千人民币,药效基本无异,价格却只有1/20。但「印度格列宁」在中国境内是禁止销售的。药品走私被抓,是要判刑的。可是在巨大的利润诱惑下,程勇还是成为了一名「药贩子」。他拿到了「印度格列宁」的独家代理权,在国内售价五千一瓶。
对程勇而言,他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对广大慢粒白血病人而言,他们拥有了活下去的机会。病友们纷纷给程勇送锦旗,称其为「药神」。而随着程勇与慢粒白血病人的深入接触,他意识到了他售卖的不仅仅是药品,更是这些待死者活下去的希望。终于,当警察开始查封「印度格列宁」,断这些病患的命路时,程勇决定展开一场救赎……
这部影片的表演相当值得点赞。
所有的演员的演技都在线,更有好几个「演技爆炸」的闪光点。哪怕是群演都没有拖后腿的。
徐峥可以说是贡献了职业生涯中最精彩的一次演绎,完全融入了角色,年底拿些个表演奖绝对是众望所归。

这哪是什么搞笑片,分明是优秀的中国现实主义批判题材电影,近两年的印度依靠这类型的电影获得大量中国的票房和认可,这个七月,我们会为了自己的这类电影而走进电影院。

(✨剧 透 预 警)

它不仅触动了每一个中国人的痛点,甚至还触动了整个社会的痛点。

配角也是一个比一个精彩。
周一围饰演的警察,始终在执法与人道中纠结,几个抽烟镜头可以列入本年度最帅荧幕片段。
王传君,明明是俊秀小生,却总爱演些怪诞的角色。上海味抓得特别准,尤其吃散伙饭的一场戏可以专门截出来重点表扬。
不过最令人惊喜的是章宇(影片中的黄毛),在片中饰演一位慢粒白血病人。因不想拖累家人而独自在上海生存。
章宇这个名字很多人可能压根没听过。去年获柏林电影节认可的《大象席地而坐》,男主角正是他。大家到时候可以重点关注一下这位「小黄毛」,前途无量!
尽管影片开头特意强调了本片乃艺术创作,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程勇的原型,正是取材于当年热议的「陆勇案」。
影片中程勇是一个纯粹的药贩子,但现实中的陆勇也是一名病患。
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性白血病。当时瑞士进口的正版抗癌药「格列卫」每盒(一个月用量)的售价需2.35万元。在服用了两年的正版药后,陆勇已经花去60万元,深感经济压力。2004年,他在网上搜索到日本有一种仿制药,托人从日本购买了「印度格列宁」,价格只有原版药的1/8,一个疗程折合人民币不到4000元。之后他开始直接从印度购买,最低售价只有200多块。
在自己服用后,陆勇自认「印度格列宁」与正版药药效相同,之后他便通过QQ群等方式向其他病友推荐,托他代购的人也越来越多。
2014年7月22日,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但戏剧性的是,上百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2015年1月27日,,检察院发布《对陆勇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判定陆勇的行为是买方行为,并且是白血病患者群体购买药品整体行为中的组成行为,因此不构成销售假药罪,撤回起诉。此案当时备受舆论关注,陆勇被捧上「救世英雄」的高度被封为「药侠」。
在《锵锵三人行》(20150318)一期讨论医药市场现状的话题中,许子东曾说:
陆勇更像《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主角。
《我不是药神》上映后,也有不少观众将其称为「中国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但说实话,尽管话题相似,但两部影片确实没有类比的必要。非要拿更为犀利的《达拉斯》去批评《药神》的力度与深度就实在太过苛刻。更何况,在目前拍犯罪片、战争片都得先虚构城市、架空社会的审查现状下,《我不是药神》能够顶着「敏感题材」回归现实,已经足够大胆。

这部电影也是宁浩、徐峥继《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心花路放》后的五度合作,宁浩+徐峥共同监制可以说是电影品质的保障,再加上徐峥、周一围、王传君三人主演,稳了。

如同徐峥自导的电影一样,剧情的开始就以轻松的形式,由一曲印度神曲切入,没看过预告盲撸的我差点以为,又是一部“印囧之旅”。

杉姐在观影的过程中不止一次的跳出这样的疑问:这部电影是如何过审的?

如果要说模仿,《我不是药神》在风格上其实更偏向于韩国电影,上半场喜剧,下半场悲情,扎根社会,笑中带泪。
其实看海报就很「韩范儿」,海报上越是笑得开心,电影里越是哭到崩溃。

2002年,上海,卖印度神油的程勇(徐峥饰演)是一个标准的失意中年,与妻子离异,妻子要带着儿子移民,老爸卧病在床,行动不能自理,印度神油卖不出去,交不起店铺房租。

主人公程勇(徐峥饰)是一个生活在上海郊区,靠卖印度神油维持生计的小人物。由于生意惨淡,连房租都交不起,父亲生病严重至爆血管却没钱医治,婚姻更是因对前妻家暴而破裂,无疑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

毕竟,电影涉及的话题太尖锐了!

图片 1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饰演)找上了门来。原来吕受益听说程勇在走私印度神油,希望程勇能帮他走私一些印度仿制药格列宁,这种药是专门用来治疗白血病的,国内也有卖,但是四万块一盒,一般人根本吃不起。

机缘巧合下,结实了“不速之客”吕受益(王传君饰)——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印象极深的是他们前后呼应的这段见面方式,吕受益对程勇说:“吃个橘子吧。”这是他们的初识。

故事的主人公程勇(徐峥饰)开了一家保健品小店,主营印度神油(类似伟哥),生意惨淡。

左:我不是药神; 右:辩护人

程勇在生活重压之下决定铤而走险,前往印度找到了格列宁厂家,自此以后,卖印度神油的程勇成为了一名药贩子,他的药卖五千块一盒。

由于钱的驱使,为了赚钱,程勇做起了印度走私仿制药的生意,从中牟取暴利,成了一个“暴发户”。

老婆被他打跑了,一周见一次的儿子马上要跟着后爸出国了、父亲血管瘤正等着他来交钱保命。

尤其到了结尾部分,大半个影院的人都在哭,散场时一个个都是红着眼擦鼻涕。
《我不是药神》催泪,但绝不是空煽情,它戳中的正是每个人的痛点——看病难,看病贵。谁能保证这一辈子自己和家人不生病呢?
一旦遇上大病,动辄上万的高昂医药费让普通人家根本无力承担。一人生病,全家拖垮,这话真不是危言耸听。
年初那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大家或许还记忆犹新。除了意识到流感的严重性外,鱼叔惊讶的是,哪怕是一个看起来富足的中产阶级因病致贫,也可能在短短几天里因病致贫。为看病倾家荡产,这样的悲剧在我们身边并不少见。
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法与情也从来不是完美的天平,复杂的现实需要掌权执法者在处理问题时有更多的考量。

尽管也有点贵,但已经比四万块好很多,在全市白血病QQ群群主的号召下,很多病友慕名前来,程勇也因此赚了一大笔。病友们给他送锦旗,称他为药神。

“格列宁”,正是他走私的药品。对于慢粒白血病患者来说,此药是救命的药,是能够控制病情、使病情好转的最有效的药,国内正版“格列宁”堪称天价,一瓶要价4万;而药效相似指数几近百分之百的印度盗版,成本却仅仅500元。

反正就是哪哪都缺钱。

影片中有个场景非常动情,一个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他们不是在保药贩子,他们是在保命。
说到底,大家只是想有尊严地活下去。如果都吃得起正版格列卫,谁又会选择印度仿制药呢?

到了后期,程勇把药按成本价500块卖给病友,甚至当印度格列宁厂家遭到查封,药价上涨时,程勇自已贴钱卖假药。

这种药的垄断销售让许多病患承受不起:有的原本条件尚可,一病摇身变“穷”、有的甘愿去夜店跳舞挣钱只为买药、有的甚至卖了房,依旧吃不起药。

图片 2

「天价药」是一个需要高度重视的社会问题。以原版诺华格列卫为例,它在内地售价高达2.35万,但在香港的售价却是1.7万左右,美国1.36万,在韩国更是不足1万。
究其原因,是中国高昂的关税。且中国仿制药少,对专利药竞争压力少,价格自然下不来。每个国家对专利法其实都有「专利强制许可制度」,指一些专利在利用的不合理、或由于一些紧急或重要原因需要使用时,国家可以强制把一项专利授权使用。说简单点,就是专利白名单。印度在药物方面是开放「专利强制许可制度」的,所以各药店有大量的价廉物美的仿制药可见。成分与功效相同,但价格更低。中国尽管也有「专利强制许可制度」,但实际上却从未使用过。直到2014年格列卫的专利权到期,我国才出现了仿制格列卫,但也仅限于一代药物的仿制。

程勇卖假药,侵犯了国内正版药药商的利益,药商找到警察局,要求查获假药,警官曹斌(周一围饰演)负责此案,却在办案过程中遭遇了阻力,原来病友为了吃到便宜药,都不愿供出假药来源。

“生啥别生病,没啥别没钱”

一天,一个叫吕受益(王传君饰)的大高个儿找上了门,想托程勇从印度代购一种药。

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
这是一名湖南慢粒病人去省委要求格列卫入保的时候说的话。
尽管今天部分省市已经将格列卫及其仿制药纳入医保,但绝大部分省市的病人依然面临自费压力。更别提还有更多潜在的医疗问题:医疗资源不足、医患关系紧张、专业人才欠缺……前段时间的血库不足问题也引发过媒体的热烈报道。但后续如何?往往是不了了之。

电影提出了几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图片 3

图片 4

我们不能妄求中国的医疗现状一夜赶英超美,但愿能如程勇在法庭上所说那般:
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

何谓假药

正是因为药品的价格高昂及缺稀,虽说初衷是为钱,而非救人治病,无心插柳,程勇走私的药还是救了许多吃不起药,只能“等死”的人的性命。一个药贩子与四名白血病患者,就这样帮助了许多病患。

吕受益是一个慢粒白血病绝症患者,他需要靠一种叫做“瑞士格列宁”的药维持生命,但是这种药很贵,一盒就4万块,一般人根本吃不起。

图片 5

在我们的常识中,假药是没法治病的,是不法之徒为了获利铤而走险。但印度格列宁的疗效是被白血病人认可的,药效和正版格列宁几乎相同。

吕受益、“小黄毛”、无助的女人、连信奉基督教的老头儿,为何也成了他的同伴?因为信仰终究抵不过现实,他知道,没有药,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他了解到印度有一种仿制药「印度格列宁」,药效和瑞士格列宁完全相同,但价格只要2000块,想到程勇的印度神油是从印度进货,吕受益希望程勇能帮他从印度代购这种药。

只是按照我国法律,印度格列宁这类抗癌药哪怕的确有疗效、且的确是真药,但由于并未取得中国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

走私,是犯法的。未经药监局批准的印度药品,更是被冠上“假药”之名。眼看生意越做越大,程勇为了明哲保身不坐牢,让出代理权,将“格列宁”的渠道卖给了假药贩子,这也意味着,他抛弃了与他朝夕相处,铤而走险的同伴。

“代购”听上去是一个完全没毛病的词,但是涉及到药品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药贩子的界定

图片 6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未经国内审批的药品一律属于假药。

我们所理解的药贩子以牟利为主,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甚至卖假药害人。但电影里的程勇在后期卖印度格列宁完全是为了救人,一分钱都没有赚,甚至在倒贴钱,他卖的印度格列宁也确实对白血病人有帮助,病友们对他万般拥护和感激,这样的人能称之为药贩子吗?

吕受益因病死了,痛不欲生的治疗与支付不起的正版药费用压得他再无活下去的念头,他自杀了。

金钱是万恶之源,人穷的时候往往会铤而走险。

情与法的关系

死之前,与程勇的见面:“来,吃个橘子吧。”他用极其虚弱的声音说。一个为活命而委曲求全的人,曾因想要活下去而出现,又因无法再活下去,而亲手结束了他的生命。多么悲哀,又多么无力啊。

程勇决定亲自去一趟印度,药品的价格比吕受益描述的还要便宜。

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属于严格管控的商品。对于私下收购药品、倒卖药品的违法行为,将对当事人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是法。

这令程勇终于良心发现,决心做一个真正的“平民英雄”。他重操旧业,在“抓假药”最要紧的关头,站了出来,毅然以成本价售卖给病患们。他依然小心翼翼,提醒病患们,低调一点,不要声张,他不想坐牢。

印度格列宁的生产厂家给程勇出了一系列难题,程勇最终一一克服,拿下了中国的代理权。

白血病人吃不起正版药,要是警察把程勇抓了,那就是断了这些人的活路,所以曹警官会怀疑,会犹豫。这是情。

而这一次,冒着会坐牢的巨大风险,他是为了救人。

图片 7

程勇是犯了法,可他的出发点是为了救人,孰是孰非?

也许,他也是为了“还债”,对于吕受益及那些因病痛苦的病患赎罪。

从此,印度神药开始流进中国,正版格列宁4万一盒,程勇卖5000。

高价药是如何形成的

假药贩子来找他,威胁他,对程勇说:“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病,只有穷病。”

程勇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药神,人人都要叫他一声“勇哥”。

同样的治疗效果,国内正版格列宁售价四万一盒,印度格列宁进价只要500元,这中间差了80倍。

是了,许多病患们因“穷”离世,程勇因“穷”走私。

这些病人有药吃了,程勇有钱了。

我之前看过这样的新闻,关于医药行业的怪象——一降价就消失,救命药频遭“降价死”。

故事的最后,程勇的伙伴——倔强的农村孩子“小黄毛”也死了,为了保住药贩子程勇的身份,程勇在医院崩溃得哭喊:“他才20岁,他不过是想活着!”

大吃大喝、夜店砸钱嗨爆、甚至被美女买家示好……

说的是过去几年,“药荒”轮番上演:2011年,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出现全国性紧缺;2012年,治疗心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短缺;2013年,治疗甲亢的“他巴唑”断货;2015年,心外科用药“地高辛片”、“放线菌素D”全国断供……

这一段真的触动到了我,又一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图片 8

这些首选救命药多是已纳入医保的低价药,此类药品的短缺,使患者们不得不选择昂贵的替代药品。

是法律,太过无情吗?

一切都好得如梦入幻,可现实只用了一秒钟就打碎了他的梦。

举个例子,在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部分实体肿瘤诊疗指南中,“放线菌素D”被列入首选化疗方案。该药的价格在化疗药物中算是便宜的,属医保报销药品,0.2mg/支的“放线菌素D”,价格为10多元,一个疗程仅需10余支。可以说,该药是名副其实的廉价“救命药”。而在药品断供的情况下,国外替代药一支近6000元。

程勇也因此被抓,法庭上,他欣然接受法律的决裁。却也在警车上,被全国各地数千名的白血病患者“目送”。

如果卖药被抓少则三五年,多则无期,这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他无法承担的。

廉价药逐渐消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利润空间,并且随之形成了原料供应商、药品生产企业与销售终端的博弈。

他就是,那个“药神”。

程勇不卖药了。

救命药是纳入医保了,也降价了,可是患者买不到了。

有人说,徐峥的这部剧终于好好演了,他就像是中国版的阿米尔汗,将小人物刻画的淋漓尽致。

虽然卖药只是他谋生的手段,虽然他也从没想过自己是救人救命的药神。

中国的医疗改革,路依然长。

印度电影多以小人物延伸,去讲一个国家所存在的问题。去推翻、去放大、去解决。这一次,中国,也终于做到了!《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冲破传统“规则”的电影,赤裸裸地还原现实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

可当他停止卖药,这些病友的人生灰暗了。

影片改编自真人真事,现实中的药贩子叫陆勇,他是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当年的陆勇事件推动了医疗体制改革,使大批慢粒白血病人陆续得到有效援助。我相信今天的《我不是药神》如果有更多的人去关注,也会让人们的目光聚集到医疗改革上。

电影的原型,正是2015年的“陆勇事件”。

有的人因为吃高价药倾家荡产。

像这样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现实主义电影,韩国最有发言权。韩国相继上映了30多部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这些电影不仅引发舆论,甚至影响到韩国法律制定和社会体制改革。比如《辩护人》、《熔炉》、《素媛》、《出租车司机》……

陆勇,是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

有的人因为吃不起药去世了。

中国也需要更多这样的电影。

他代购的药“格列卫”救了许多慢粒白血病患者,也因此获得自救;2002年,身为私企老板的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需要长期服用抗癌药品“格列卫”,此药在我国的售价每盒需人民币23500元,陆勇也因此几近倾家荡产,仅仅两年花光56万。

程勇在极度的愧疚下开始了一场疯狂的救赎。

《出租车司机》去年在韩国上映的时候,成功突破1000万观影人次,是2017年韩国上映影片中的票房冠军。有时候一个国家电影的进步,跟其观众的观影水平也有很大的关系。

2004年的某天,陆勇偶然得知,印度的一家仿制药厂生产的正是自己所需的药,而每盒售价4000元。因所需药量大,他直接与印度厂商获取了购买权,使自己及病友们每月花费在服药的费用上大大减少,每月只需200元。

图片 9

《我不是药神》能上映,是中国审查制度的进步,影片质量绝对过关,要内容有内容,要演技有演技。这么说吧,除了徐铮、周一围和王传君三人互飙演技之外,就连大众并不脸熟的黄毛、思慧这两人的角色都让人印象深刻。

陆勇的走私行为,自然是触犯法律的。

有现实意义的中国电影不在少数,但能这样现实到扎向每个人中国人心灵、这么敢拍的实在不多。

最后,我希望这样的好片在今年夏天票房爆掉,因为它值得。

最终在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查办一起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被抓获。

最难能可贵的这并不是一部仅仅靠锐度可本身肾虚的电影,本片的制作精良,更具感染力地展现了它的深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生是过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幸运的是,300多名因陆勇而活下来的病友联名写信,要求司法机关对其免于刑事处罚。沅江市公安局也向法院请求撤回诉讼,陆勇得以逃过牢狱之灾。

《我不是药神》正是一部我们当下急需的有现实意义、有人情冷暖、有社会温度的优秀商业片。

与电影中被判5年的程勇不同,现实中的陆勇幸免于难;法大于情,亦有温情。

如片名所说,程勇真的不是药神,这部电影就像一篇工整的命题作文一样,始终围绕着这个主题来叙事。

影片中,不仅徐峥的演技纯熟,

最开始,是因为他缺钱,病友缺药,他犯法走险。

王传君也是满级爆棚。

后来,卖药的过程中他结识了一些朋友,他没有很高的社会责任感,看到卖假药的药贩子他无动于衷,但当自己的朋友和那些人打起来了之后,他才冲上去和假药贩子搏斗。

王传君,本是选秀节目出来的歌手。这几年,好不容易因《爱情公寓》火了一把,却一直处于不红不紫的状态,演的烂片不少,一样让人记不住;这一次,他放弃了影版《爱情公寓》,选择了《我不是药神》,将性格不温不火的吕受益这个角色演得刻骨铭心,相信他今后的戏路也会更宽吧。

再后来,为了保命为了保家,他洗手不干了。

图片 10

最后,那次几乎自我毁灭式的救赎也完全是因为对朋友的死太愧疚。

“山争哥哥”徐峥,演技满点,非常“能打”。电影点映时,他说:“透过人性当中小小善意的光芒,越放越大,这种慈悲心足以感动所有人。看到整个时代和国家的发展,真的特别好,我为我们参加这样的一个电影拍摄而感到自豪。”

病友一次又一次把他推向神的位置,但他就是坐不稳这个位置,这个救了千万人的药神只是一个平头百姓。

一个国家终于能够正视它的问题,就是时代的进步,人民的福音。一部好电影,也不过如此。

印度人问:你想当救世主? 程勇说:不,我想赚钱。

影片中的女主饰演者谭卓,同样将一个面对绝望,却不甘现状的女性独有的坚韧演得到位。她是夜店的舞女,也是患有慢粒白血病女儿的妈妈,一个卑微的小人物,想要救命,可以不要尊严,人最脆弱的点,莫过于家人。

图片 11

再说说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既然这些特效药是救命药,为何中国不能进口印度仿制药品,或干脆自己研究防制呢?

他是油腻、猥琐而落魄的中年大叔,头发凌乱、大腹便便、衣不得体、油嘴滑舌,没钱就怂包,有钱就学坏,还是杉姐最痛恨的那种动手打女人的男人。

事实上,我们不是不可以,而是不能。

对比下韩国电影《熔炉》中那个救小孩子的男神,徐峥的造型另类到了极点。

如印度这般有明确法规能够仿制药品的国家真的不多,印度政府信奉着“我穷,我有理”的宗旨,从而无视药品研发专利权。而其他国家不可以,尤其像中国这种,加入了WTO的国家更是不行,必须严格遵守贸易条款、关税政策、尊重知识产权等。否则,就会被告上法庭。

图片 12

而印度,则是特例。尽管遭到其他西方国家的不满,甚至常常打跨国官司,可他们依旧能够做仿制药这件事,“你闹吧,反正闹了我也不会改的”,久而久之,被仿制的药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图片 13

不看电影,我甚至不知道,这些病人需要时刻佩戴口罩,隔绝周围的细菌。他们不能呼吸新鲜空气,且害怕呼吸到新鲜空气。

程勇,逞匹夫之勇。

我妈曾有个朋友,就被白血病带走了生命。走前,他也曾服用过高昂费用的“格列卫”,可他却没有那么幸运,抵不过病魔的煎熬,终是离开了。病魔缠身,身心皆疲。

他很聪明,他面对要加钱的印度人一边用中文骂一边乐呵乐呵的点头哈腰。

我们无法感同身受,一个病人的痛楚,却可以珍惜自己的生命,与身边人。

同样会“犯傻”,最后甚至把自己搞的锒铛入狱。

生命,真的很重要

正是这样一个浑身毛病世俗得掉渣的人让我们相信了故事的真实。

记得少熬夜,早点睡

有人说,徐峥在电影中的演技完成了一次飞跃。

还有,别放弃希望。

当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rystalbab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杉姐给大家看两张剧照。

图片 14

图片 15

第一张,为了拿到生意,他乐呵乐呵的给别人开车门、猫着腰,脸都笑僵了。

第二张,站在慢粒白血病患者的中间,他神情错愕、凝重。

这个小人物处处感受着生活给予的无奈,心境的前后变化很大,但徐峥都用一个表透给了你。

再没人拿他和之前的“囧系列”作对比,因为他精确地把握到角色心理动机和微妙差异,演谁就是谁!

除了徐峥,电影中的配角也纷纷让杉姐佩服到抱拳。

每一个人物都在人物设置和演员表演的双重作用下呈现出了最好的效果。

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第一次出场,三层口罩,总是弓背、缩脖子,这像什么呢?

图片 16

小偷?

对啊,他是偷命的贼啊。

若不是有了儿子他早就自杀,若不是有了程勇的药,他早就死了。

对他来讲,能活一天就赚一天,他只想这么苟且地喘息在这个世界,别无他求。

能想到这是由一个外形非常棒的演员(王传君)扮演的?这个能演霸道总裁的帅锅是怎么把如微尘般的人物演活了呢。

图片 17

谭卓饰演的母亲第一场戏在酒吧里,白天她是一位朴素的母亲,女儿是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夜晚,她是最耀眼的舞女,酒吧有多热闹,这位母亲的境遇就有多凄凉。

图片 18

饰演黄毛的章宇把20岁出头生荒子那种戾气拿捏的很是到位,让我想起了日本国宝级演员菅田将晖。

他所在的屠宰场是对人类社会的隐喻,弱肉强食。

图片 19

此外,杨新鸣、周一围,甚至是群众演员都有很好的表现,《我不是药神》成了所有文青戏骨的一场喷发式的景观。

电影中的程勇是一个被意外卷进来的局外人。

程勇的原型陆勇在生活中则是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

图片 20

2002年,陆勇被查出慢粒性白血病,服用瑞士正版格列卫两年后,他花了60万,经济压力让他一度想放弃治疗。

2004年,他开始吃印度仿制药格列宁,价格不到原版价的八分之一。

后来,他又通过各种途径购药,最后找到了价格最低的仿制药,一盒只要200块。

数千名病友托他代购,陆勇被捧上神坛成为病友口中的药侠。

但这个英雄式的人物很快被抓了。

2014年,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上百名患者联名写信请愿放了陆勇。

2015年,检察院发布《对陆勇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撤回起诉。

在近年来数百起代购进口药案件中,陆勇是唯一一个没有获罪的。

这个故事搬上银幕的难度极大,法理与人情、道德与人性、生命与金钱,矛盾异常尖锐。

缺药的背后是什么呢?

是医药机制、是法理与人情的冲撞、是有钱能活没钱就死的冰冷。

格列卫问世以来,慢粒白血病患者的存活率已经从当初的20%提升到了90%。

正如电影中的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我们现在视为绝症的东西,最终都会被攻克,在药品研发技术还没有全民普惠时,必然昂贵到让人吐血。

有钱,就可以买天价药保命、甚至可以找团队给你研制新药。

整个故事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你心里,人人平等有时真的只是自我安慰。

有人会愤怒的说,为什么印度能生产的东西,我们不能生产?

这一方面是药品研发水平、药品关税、药品定价权的问题;

还有就是药品专利的问题。

每个国家都有「专利强制许可制度」,在应急时候可以对某些专利强制开白名单,所以印度有许多廉价仿制药。

我们骂天价药,但我们也必须要正视一个问题:仿制药给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也带来了恶性药品研发机制。

2017年5月,全球最贵药物Glybera撤市,它用来治疗一种罕见遗传病——家族性脂蛋白脂肪酶缺少症,上市以来这种药物只治疗过一个病人,但效果十分显著,那位病人再也没有去过医院。

图片 21

高额的医药费让患者无法负担,更无法在短时间内纳入医保,药品研发公司则因为仿制药层出不穷破产、关门,试问谁还愿意花高价去研发新药品呢?

这样下去那些无药可治的罕见病症永远都没有希望了。

无药可吃是一种困境,无药可治更是一种绝望。

如果非要给这部电影挑点毛病,杉姐认为就是对正版药品公司的塑造力度不够,瑞士格列宁厂商代表西装革履、沉默寡言,我们听到了患者的声音、药贩子的声音,就是没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也有难言之隐。

图片 22

《我不是药神》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如此复杂、斑驳的现实世界,医药、法理甚至人性都不是非黑即白,很多时候我们身处的世界是一个灰色地带,需要执法者有更多的思考。

我们的邻国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商业电影出现,韩国有《熔炉》、印度有《摔跤吧,爸爸》,这些电影在深刻触动社会现实的同时商业价值极高。

中国并不缺少现实主义的电影,而是缺少让主流市场看懂的现实主义电影。

不是人人都能欣赏贾樟柯和毕赣,可如果中国观众只能去看恐怖、爱情、魔幻电影,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有一部改变国家的电影?

《我不是药神》让我们终于不用因为想看一部有深度的电影多坐几站车、多付几十元钱(艺术电影票价通常高一些),也终于不用忍受“看了一部好电影却无法与身边人分享”的落寞。

徐峥和宁浩带着青年导演文牧野干了一件相当了不起的事情!

这样的电影除了怒赞,杉姐再无话可说!

图片 2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评人
杉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