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个泪目。一半是因为林宇直一小半是因为暗恋另一小半是因为BGM契合。

混乱的剧场是一个意象,指向我们的生活;寻找刘子骥的疯女人也是个意象,指向我们自己。主题来了——这就决定了这部戏先锋意义之所在。我不会用深奥、专业的词汇点评,我只能凭我在高校剧社混出的经验来大声歌唱——没有疯子和诗人的话剧,是先锋不起来的!
回想一下大学里面听过的看过的所谓先锋话剧,关键词大致如下:
诗人,疯子,疯人院,医生,灯塔,风筝,诗集,自杀,血液,梦境,上帝,魔鬼,天使,灵魂,影子…

呃,这些矫情的词语,虽然现在想想会起鸡皮疙瘩,但是我依然怀念在樱顶破旧的舞台上曲终人散我独留的黯淡时光。

还有一个线索,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不时地穿插在了“暗恋”与“桃花源”两个剧组之间,她要找她的刘子骥。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这个名字的人,在陶渊明的笔下,也去寻找了桃花源,但没有找到。而这个刘子骥,也是这个精神有问题的女子,他的刘子骥也抛弃了她。她的生活中不会有桃花源的故事发生了,她的刘子骥也去找另外一个桃花源去了么?

我渐渐才体会到,人生在“诗意”与“失意”落差,远比情侣的柔情蜜意让人心酸。“桃花源”当然是所有人的美好梦境,可是那片仙境亦真亦幻、若隐若现自由美妙,如果靠得太近了、看得太真了,少了一点朦胧和幻想,也真变得污浊难忍了。所以难怪憨厚的老陶迷茫了,美丽的春花、率性的袁老板也变得油腻不堪了。

泪目二三。暗恋。两个爱人神奇的让他们相遇了又让他们巧妙的错过分开了这么几十年。配上BGM。有自己故事的人受到感染。希望我们还能相遇。不愿等到我们都人老珠黄才。不是你不美了而是我怕我会没有多长时间陪你。

当年在上海,云之凡问江滨柳,老了再相见又有什么意思呢?他深情地望着她说,老了,也一样美啊!而最后在台北的医院,白发苍苍的云之凡和江滨柳终于相见,要说的却早已不是美与不美了。
“偌大的上海,我们都能遇上;小小的台北,却把我们难倒了”。
整部戏要说的,其实就这一句。

这是《暗恋》的故事,在述说着爱情与人的命运,那种宿命性的东西是对抗不过的。一切都老去了。一个男人,老家在东北,因为日本人的入侵而被迫到了上海,在上海他遇到了自己相爱的人,却又因为内战而失散了自己的爱情,被迫到了台湾,流落到了台北。在那里他落地生根,但对于过去的思念,却如影随形。这是“暗恋”中男主人翁江滨柳的故事,同时也是“暗恋”部分的导演的故事,老先生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暗恋”,让一帮演员来彩排,他的心目中也有着一个自己云之凡,但无论演员排的无论多么精彩,他都觉得不是他所想的云之凡,在老先生的心中,真实的云之凡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可演员却演不出来。

《暗恋桃花源》中喻恩泰、谢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咖啡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句话总结我看《暗恋桃花源》的心情。
时光轰然远去,我无能为力。

以上的每一个段落所营造的一切,都构成了悲剧的因素。但巧妙地结合起来,却变成了一个超级搞笑的舞台喜剧。这就是高明的导演所能做到的,而且把各个线索都交织在了一起,又毫不紊乱。喜剧的效果,在于把“暗恋”与“桃花源”构成了两个不同的部分,都还处于彩排的状态,两个剧组,却阴差阳错地被安排在了同一个舞台,而且是同一天。一个舞台两台戏,“暗恋”与“桃花源”的争执就构成了一个直观而热闹的超级喜剧。

云:(看表)我该回去了,儿子还在外面等我。(转身走)

泪目一。林宇直。昨晚洗完澡躺着不想看书就翻了偶像来了(只看了林宇直一期)看。看到她重演暗恋桃花源那一段很投入的样子。我是看了很多林宇直的戏的但是从未看过这部。因为个人不太感冒文艺片所以就一直搁置着。不过在快凌晨12点的时候却决定马上下这部戏来看。一看就看到了一点半。演技真的就不多说了。虽然我爱林宇直可在这群人中她的演技最菜无疑。92年迎来她演艺生涯第二个高峰。接下了这部戏她肯定是特别开心的。在戏中脱下戏服38岁的林菇凉美丽耀眼超有韵味倾倒众生。
第一次眼湿是在上海时江滨柳说出那句“老了也很美呀”。第二次是在台北病房音乐响起老了的江滨柳看见的那个还是学生样的云之凡。第三次是在台北病房老了的云之凡终于忍不住来看老了的江滨柳“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暗恋BGM响起“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老了,我先生人很好,真的很好”“我真的要走了”(这段有个手部细节特别好)。第四次电影结尾脱下戏服的林宇直走到门口转身一下久久的凝视就哭死了。
确实。你老了还是美丽的。而且让人觉得心灵比样貌还要美丽。而你在我心中永远也是那个年轻活力四射朝气蓬勃的样子。宇宙直女林姑凉人生的前四十年中的近二十年深深地爱着一个叫秦汉的男人。可是却得到了什么?这部戏也是为数不多林菇凉的原声戏。暗恋的最后几句也全是即兴台词。那一句“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老了”不正是说着她自己。那句“我先生人很好,真的很好”正是后面的姐夫的形象。看到画老妆的林菇凉就想到现在的她。每一次采访她总会说不要叫我大美人。当美人很累的。所以最后做了这样的选择吧。

二、桃花源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是大家都熟悉的文章了,一篇短文,要用戏剧来表现出来,是需要添加故事的。于是一个导演,他带了一个戏班去彩排一场戏,剧工是导演的小舅子,傻乎乎的一个小子。还有一个画工,将画布搞的很蒙太奇,让幕布中的一颗桃树逃了出来,跑到了舞台上,这是一个充满了荒诞故事的剧团。

这是《偶像来了》的最后一期,节目组为致敬《暗恋桃花源》排练《暗恋》的表演片段。这段故事简单、俗套,依依惜别、再难相聚的桥段倒是让我在十多年前在剧场的角落悄然落泪。十多年的时间,似乎练就的几分铁石心肠,不过再在电视上看到这段《暗恋》剧情,眼窝仍然有浅浅泛泪的感觉。也许是林青霞、汪涵演技太好,简单就把一对双鬓染霜的初恋情侣,在时代动荡下的“情深缘浅”演绎得极好。也许是距离看戏已近十年光景,我总会无意间心有所动,多少又又几分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的感慨。

都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头了。容我想想。

以上这一段,催泪效果非常好,百试不爽。台湾版和电影版在我电脑里,被我看了无数次,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就拿出来轰炸一番绝对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大陆版,我就看了这唯一一次现场,还发生了雷劈事件。黄磊伸出手臂,和正要离开的孙莉深情相望,我酝酿着眼泪正准备泄洪,此时,对,就是此时,貌似是几个欲先退场的女观众开始用武汉话大呼小叫,这河蟹的声音响彻天际直冲云霄,效果自然到我以为是大陆版新增的先锋桥段。黄磊真是敬业啊,居然没回头望向观众席看看发生了些什么。
然后,黄磊和孙莉在台上定格了半天——真的是好半天,才继续演。我的泪,最终没能克服地心引力,在悬空片刻之后,还是掉下来。

以上这些,构成了《暗恋桃花源》的所有线索。说是喜剧也好,说是悲剧也好,看谁去看,谁怎么理解的了。但导演把两个故事放一起,应该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虽然喜剧与悲剧交织,但两个故事之间士有共同的线索的。江滨柳在40余年里,在内心深处一直压抑着自己忘不了的爱情故事,只能以暗恋的形式保留自我。他渴望的爱情,就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在那里一切都没美好,但他究其一生也没有得到,只在老年时又看到了云之凡一眼,但又能如何呢?云之凡告诉他,她要回去了,她的儿子还在外面等。多么现实的一句话,击碎了所有的梦。而陶先生的爱情与生活一片琐碎,他被迫出走,到了桃花源,这个别人所追求的梦境,他身在其中一段时间,也变得如梦境中的人物一致了。但这又如何呢,当他以桃花源的身份回到现实世界,却成了一个怪物,成了神经病,不为世人所容。两个故事结合在一起,所能有的只有是梦碎。得到了,如何;得不到,又当如何?

六十多岁的林青霞在舞台上深情款款、含蓄温婉,她依然是明媚又动人、忧伤又哀怨的云之凡,历经时间颠沛、岁月浮沉,犹豫地站在台北医院特患病房的门前;四十岁出头的汪涵是曾经的恋人江滨柳,他深沉低调、恍惚颓废,与奉为“教主”的林青霞虽有近二十岁的差距,却在举手投足间把主角异地漂泊多年、对初恋缱绻难忘的情愫拿捏恰到好处。

后话。
很多人说看不懂这剧。其实所谓电影并不是阅读理解。应试教育害人就在此了。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什么作者想表达什么意思云云。这些东西真的有标准答案么?每个人的经历不同看东西当然不同。那天跟我爸讨论神奇的动物在哪里我还说人家脑洞大。我爸说那是因为国人根本没有教育孩子想象这件事有想象的也在漫长的应试教育中被消磨殆尽。好吧。扯远了。回到剧上。我想说的是。这部电影不需要去探求它在表达什么。也许你18岁看它会看到笑28岁看它会看到泪38岁看它会看到情68岁看到它会看到岁月。
我看到的是人生的悲喜百感交错。一边是深情一边是偷情。一边是悲离一边是闹聚。片中的疯女人寻找刘子骥这一行为是串起这两者的核心。也正如我们心中那些疯狂与执着一样致使的悲欢离合。短短近两小时的戏不正是人这一生。

单单说它是喜剧,我觉得实在是太不能说明它的内涵了。下面我们用初中语文常见的问答题来解析这一部分。
问:《桃花源》这个故事的说明了什么?(多选题)
答:备选答案如下:
  A.通过老陶的出走,深刻表现了他对现实生活的不满。(主要是夫妻生活的不满)。
  B.“桃花源的生活”教育我们,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找。
  C.“老陶妻子和袁老板不幸福的生活”教育我们,出轨的刺激是一时,生存的乏味是永恒。
  D.“老陶回不去桃花源”教育我们,要放下过去的包袱,及时行乐是王道。
    补充:所谓理想生活,就是任你怎么使劲儿也拔不出的酒瓶塞儿。

但无论怎样,都必须说,《暗恋桃花源》本身是一部十分优秀的作品,赖声川不亏是大师。

————————进入剧情简介的分割线————————————

“桃花源”的故事是说陶先生与他的夫人在武陵过的并不快乐,陶先生打渔为业,却一直打不到大鱼,生活窘迫。而他的妻子春花又去偷人,与房东袁老板进行偷情。所有的不顺迫得陶先生去上游去打大的鱼。结果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就到了桃花源。桃花源是世外美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世界,陶先生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却不停地思念他远方的妻子春花。于是,他终于还是回来了。结果,经过世外桃源的一番经历,回到家中,却还是一地鸡毛,所谓的爱情与生活都还是那么的琐碎、猥琐,不堪目睹。

江:想不到啊,好大的上海,我们可以在一起。这小小的台北…

病房里,上海分别那夜的云之凡出现在江滨柳的幻觉里,说着动听的话儿;江太太对护士小姐絮絮叨叨地说着,江先生是个好人,但过了这么多年她和家人依然未曾融入过他的世界。矛盾的情感在我的胸腔里冲撞——我们是该哀叹一段未完成的爱恋,还是该同情一个不被爱的女人?一个人不圆满,所有人都残缺。

看这部话剧,今天是第四遍了。第一次是林青霞电影版,林青霞版的云之凡,也是最清纯可爱的一版,真的可谓是值得梦中所牵尤物。金士杰版的江滨柳,也因其个人形象的有棱有角,声音的宏亮而富有磁性,他与林青霞所演绎的“暗恋”,才是最好的暗恋。其后看的赖声川的舞台原版,由于是录像,所感受到的并不太深切。再就是黄磊与袁泉版的“暗恋”了,还有何炅、喻恩泰与谢娜版的“桃花源”,去年,他们来广州演出,花了580买了一张票来看,虽然对内容有所了解,但是深为打动。今次他们再次来穗,又买了一张进去看,感到依然相比之下,大陆版的戏,“桃花源”部分过于抢戏了,把“暗恋”部分压的很低。还由于黄磊实在太嬴弱了,不堪大任,他所演的江滨柳太弱了,比金士杰差的太远。整体而言,因为黄磊的不堪,似的大陆版不如台湾版那么动人。而且,作为大陆人,对于台湾人离国去乡的感受也没有那么大。无论演绎还是观戏,都会少了几分心理感应。

江:之凡,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三、剧场

有些事不是想忘就可以忘的,10年,20年,40年,总是可以在一起的。愿望总是很美丽的,现实却很残忍。1948年的上海,青年江滨柳与云之凡相恋,在黄浦江边互诉衷肠,云之凡要回昆明老家去一趟,他们相约再见。可此去一别,却是40年。1949年初,江滨柳离开了上海,到了台北,后到遇到了另外一个姑娘,他们结婚生子过了很多年。直到1980年代,两岸解除部分敌对情绪,大陆开放去台人员回家探亲。可江滨柳却得了绝症,再也无法回去了。他的朋友老韩回了大陆,回来后告诉江滨柳一直埋在心里的爱情对象云之凡也于1949年就到了台北。晴天霹雳,找了将近半个世纪,却不知所爱却一直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用江滨柳的话说:诺大一个上海,我们能够相遇,小小的一个台北,却应是碰不到。而当初在上海,他却说:在上海,我们肯定能相遇的,即使在上海相遇不到,哪么10年后在汉口也还是可以遇到的,即使10年后相遇不到,那么20年后,40年后还是能够遇到的,这辈子肯定能够遇到的,可他们没有。将死的江滨柳在报纸上登了广告,去寻找老去的云之凡,云终于还是在第五天之后来了,她在报上第一天就看到消息,过了五天,还是来了。但来了又能如何呢?他们都老了,都有自己的家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于是,老去的江滨柳最后一声嚎啕。。。
。。。

《暗恋桃花源》中何炅、谢娜、喻恩泰

云之凡慢步移到门口回头望,江滨柳向她伸出手臂,云之凡终于走过来握住他的手。四只苍老的手,隔了近半个世纪之后,再次握在一起。电影版里,能清晰地看到两人无名指上各自的婚戒。

《暗恋桃花源》中黄磊、袁泉

这些年,你想过我吗?
我写了好多信去上海。后来,我哥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老了。

十多年时间里,我仍时时玩味《暗恋》剧情里江滨柳、云之凡的感情。剧本里没有写半个世纪里他们彼此的生活,只是把他们的重逢安排在彼此的错过后,临近生命尾声的匆匆重逢。我始终会不自觉地在揣测江、云两人,在分别后的几十年中压抑心中的想念是如何用尽力气,想起初恋情人的柔情蜜意又是如何心生温馨。可是,生活总得继续。江滨柳在台北娶了妻、成了家,云之凡当了外婆,遇到的先生对她真的很好。时光交集,风雨浮沉,曾经的心动隐藏在内心深处,各自的家里有等待的温暖,这似乎是所有初恋的结局。

《暗恋》讲述二战结束后一对恋人江滨柳、云之凡在上海分别,约好来日再见,不料内战爆发,江滨柳去了台湾,两人就此断了联系。年老的江滨柳临死前在台北医院里登寻人启事,想再见当年的女朋友一面。终于旧情人相见,诸多情怀重现心头。
《桃花源》讲述渔人老陶的老婆春花与袁老板偷情,他激怒之下出走,来到了桃花源。在那里遇见一对夫妇,刚好和自己的老婆和奸夫长得一样。日子虽然快乐,但老陶总是想回家。等回了家,发现春花和袁老板过着并不快乐的生活,他失望之余想再返桃花源,却已找不到来时路。
《暗恋》是导演根据自身经历改编,他不停地抱怨演员表现不出他需要的状态;《桃花源》的道具也错误不断,导演屡屡抓狂;更要命的是两个剧团挤在了一个舞台上,从最开始的抢舞台,到共享舞台,两出戏微妙地交迭在一起。

云:(侧脸)我写了很多信到上海。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转回身)我先生人很好,他真的很好。(江伸手,两人握手)我真的要走了。(出门)

一、暗恋
在台湾电影版和舞台版中,金仕杰饰演的江滨柳穿的是西装,云之凡说“天真的变凉了”的时候,他脱下西装给她披上。而大陆版里,黄磊出演的江滨柳则穿了长袍,大约这算是导演为黄磊量身定做的改动吧。在他出演过的影视作品里,长袍加围巾是他最常见,也最有味道的形象。当云之凡说天凉了的时候,他走上前,轻轻抱住她,那样地轻暖,真是看到我整个人都酥了。

《暗恋桃花源》是我现场看过好几次的舞台剧。两个不相干的故事,我以前总会更倾心《暗恋》多一点。尽管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情节很俗套,不过它的催泪和深情,尤其是记录着青年情侣恋爱的无奈、人生的无常,总会让年轻的我心有戚戚焉。年少时,谁不憧憬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的感情,可又何尝不恐惧着在时间洪流里,彼此的心动好感终究慢慢平淡,只剩下回忆中的点滴温存,就像江滨柳久卧病床,想到的还是四十多年前“仿佛一切都沉寂”的旧上海的夜晚。

————————以上简介改编自该剧在汉演出时《A城》的介绍—————————
————————进入正题的分界线——————————————————

昨天既然说到了校园话剧,索性就把话题继续一下。我在武汉高校剧社呆了近三年,由于舞台设施、演技质量和普通话水准限制,《雷雨》《茶馆》这类老字号的话剧还真很少有人演,反倒不知所云的先锋剧更受到演员和观众的热烈推崇,大约因为这种形式夸张的戏,可以分散观众对内容苛求的注意力吧。基本上只要有剧社敢演《恋爱的犀牛》和《暗恋桃花源》(这两部可算是先锋剧里面货真价实形神兼备的好戏了),就会座无虚席场场爆满。虽然我觉得大部分观众都是别的学校剧社社员“慕名”过去观摩的,但也足以体现了这两部戏在高校剧社中的神圣地位。
跑题归来。说说赖声川这部在“内地各高校和戏剧社自行排演的版本总计已超过千余场”的、“以压倒一切的势头在中国受到最热情的礼遇”的、被称为“可能是中国当代历史上最受欢迎的舞台剧”的《暗恋桃花源》。

不过,也是到了现在,我才体会到《桃花源》中藏着更多的悲伤。老陶遭遇了妻子的背叛、情夫的羞辱,无意中邂逅了落英缤纷、芳草鲜美的仙界,那是他的“桃花源”。春花与袁老板眉来眼去、暧昧正浓,期待着一起生一堆的孩子,那是他们的“桃花源”。可是,当老陶从仙界里变得豁达、乐观,兴高采烈地返回家中,邀请春花、老陶同往,却被两人误认为言辞错乱的疯子,他的“桃花源”覆灭了。春花、袁老板真正搭伙过起了日子,不过生活照样过得狼狈不堪,袁老板酗酒颓废、好吃懒做,曾经有各种小人得“桃花源”也没了踪影。老陶、春花、袁老板,三人名字连接一处,不正是“桃花源”的谐音吗?

别笑话老陶窝囊,谁没被面子这层塑料布裹严实过?一边窒息着还要一边笑着装孙子,跟大爷们说我氧气还够用您先呼吸着。
别讽刺春花和袁老板偷情,谁没这山望着那山高过?总以为换一个人换一个地方换一种生活就能过的快乐,换过之后才发现只不过是在重蹈覆辙。
别贪羡桃花源的幸福生活,老陶是多亏后来丢了浮标找不到来时路。他若真是回去了也一定会厌倦,桃花源终将变成另一个武陵。
留点找寻的念想吧,否则就没有走下去的理由了。

《暗恋桃花源》的最后,墨镜女人还在寻找刘子骥,她声嘶力竭喊着“刘子骥,刘子骥…你们有没有看到刘子骥?”直到灯光暗淡、帷幕降落。陶潜《桃花源记》里写南阳刘子骥,寻觅桃花源无果,不久即病终。墨镜女人把戏文当成了真,刘子骥是她的“桃花源”,她在苦苦寻觅。可我们谁不会这样,在生活里即便头破血流,还会在虚虚实实里,关切地问刘子骥在哪里。(完)

不过,真到了所谓的“桃花源”里又有什么?生活可以马上神奇无比,又可以迅速恢复到平常的。“放轻松”了又怎样,桃花源幻灭了,理想坍塌了,甩不掉的还是厌倦的油盐柴米、争吵斗嘴。春花会时时想起老陶的憨厚、老陶的好,可与袁老板扯了一阵头发后,还是得抱着孩子骂骂咧咧地抱着孩子下场。你说这是宿命好轮回也罢,可是这就是生活。

我总想着《桃花源》就是喜剧,它的舞台是鲜艳的、热闹的,主角是戏谑的、滑稽的:老陶在台上开不了酒瓶气急败坏,陶妻春花与情夫袁老板彼此调情有秋波暗转,桃花源岛上白衣的仙人愉快地捕捉蝴蝶、畅饮山泉…包括有些无厘头的顺子举着写着“时间就这样愉快地过去了”的布条,在舞台上欢快地跑过,也许只有在这场戏里出现。

我总想,如果江滨柳、云之凡没有遭遇战争,理所当然地结婚、生子,他们会快乐吗?他们在每天磕磕碰碰、争吵不休的生活中,还会想起对方的好吗?也许,他们不同的时空里,默默地回忆着曾经的瞬间,心头涌动的也有幸福和温暖吧。袁泉的《暗恋》里唱的:“许我向你看每夜梦里我总是向你看,在这滚滚红尘心再乱一转头想你就人间天堂。许我向你看美好记忆只因为向你看,竟然青春是如此短暂暗恋才因此漫漫地延长。”江滨柳、云之凡比老陶、春花、袁老板幸运,这段不再见面的“暗恋”永远是他们的“桃花源”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