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不惊人的顾长卫,率领大美女Angelbaby聿三个貌不惊人的北漂三贱客,却在战火惨烈的贺岁档突围而出。对于张鲁一而言,这位初看似乎其貌不扬的北大MFA艺术硕士,早已从一系列剧中学得本领。从2005年《玉卿嫂》正式出道,到2006年执导并主演话剧《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以及因《火线三兄弟》特高课课长高木一角而走红。十年的影视生涯,让张鲁一的影视之路越走越宽,而从千万明星中脱颖而出,出演电视剧《红色》徐天一角,则让他再一次被人们所关注。回顾他一路行来的路,可以说是戏痴。

文/水房
 

文 / 赤叶青枫

从电影《厨子戏子痞子》开始,在白川的寡言少语和高冷叵测的眼神中,便开始迷上文艺男神张鲁一。这两年,男神发展势头一发不可收,奉献的精彩作品越来越多,但戏路却是越发不按套路出牌了:这厢还是阴狠狡诈的日本特高课,一会儿就变成智慧呆萌的地下党,到电影《微爱》中又是为梦想痴狂的落魄北漂了。不得不说,张鲁一在表演上总是太过“放肆”,不断挑战不同角色类型,他对表演和对角色的独特表达,与其最新角色黄小瓜如出一辙。
黄小瓜是影片最重要的平衡
                      
正在全国热映的电影《微爱》讲述的是黄小瓜与好基友组成“梦想三剑客”,努力追寻着演艺梦想,但现实却总是距离梦想一步之遥。影片亦喜亦悲,泪中有笑,笑中有泪,黄小瓜是此间最重要的平衡。在影片前半段,张鲁一不遗余力耍宝卖萌,无论是带着哥们不停奔走去见投资人,变换套路鼓励沙果坚持创作,或者是为了女朋友主动求“潜规则”等等,都传递出一股在梦想和爱情双重刺激下肾上腺素激增的亢奋味道。与沙果(陈赫饰)由内而外的萌贱不同,黄小瓜的激奋状态,是另一种喜剧效果。张鲁一不经意间抛出的包袱和动作,如在陈西面前闷骚的打扮、在房东面前见风使舵,都是令人惊喜的彩蛋。

面对市场上抗日神剧的不断出现,编剧徐兵早已按耐不住,而新作《红色》的推出,给予了中国抗日电视剧一种希望。这部与众不同的抗战作品,虽说称不上“史上最牛谍战剧”,但已然能跻身2014年最佳抗日作品前三甲。该剧作讲述了以上海男人徐天(张鲁一饰)为首的共产党,与爱人田丹(陶虹饰)一起智慧杀敌的故事。该剧以及主演播出后的影响力远不及2009年创造出收视神话的《潜伏》,也不及同期集结七大影帝的《北平无战事》,但这部戏确实是徐兵个性坚持的使然,更是对中国电视剧行业的一次霸气的回归,要知道,在物欲的商品时代,电视剧的创作已然被不断地吞噬,创作者与制作者已然没有了真心做影视的决心,不过本剧的后效应相当出色,那些被剧集和角色迷恋的观众依旧在《红色》张力所引发的美学涟漪里沉醉不已。

早已习惯了顾长卫导演的文艺作品,看他导演的商业电影《微爱之渐入佳境》似乎有些不习惯。影片以充满诙谐幽默的的方式把“微时代”下年轻人的爱情、梦想、青春通过电影的方式呈现出来。当然,看似是一部喜剧电影,但通过文艺青年北漂梦的艰辛显现其骨子里我们这一代人难以掩盖的彷徨和忧伤。

纵观眼下岁末年初的内地影市,喜剧片虽然有几部在上映,但真正能撑得起场面、卖相最佳的,还是非《微爱之渐入佳境》莫属。这部由顾长卫执导,Angelababy、陈赫、张鲁一、曹璐等人领衔主演的新片上映伊始,就凭借片中众多鲜明接地气的时下流行元素、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人气主演们卖萌耍贱碎节操的卖力表演以及毛阿敏、文章、蒋雯丽等多位虽友情客串但表现惊喜不断的倾情出演迅速擦亮了观众的眼睛。

随着黄小瓜命运的反转,影片的后半段调性逐渐变得迷茫和悲情。为了展现黄小瓜的“拐点”意义,张鲁一对人物的刻画既张扬又细腻。细腻之处,是黄小瓜突失角色和友情之后,红着的眼眶和噙着的泪水;张扬之处,则是黄小瓜为了话剧变卖家产,在阳台边缘癫狂排演。这怕是全片最震撼的看点了吧,不仅因为凄美的人狼爱情、鹅毛大雪营造出来的迷幻背景,更因为张鲁一戏中戏极具张力的动作与表情。看得出,有着浓厚话剧情节的张鲁一对这一幕是偏爱的,对这一段的表演是放松的也是倾尽全力的。黄小瓜重重坠地、生命戛然而止,张鲁一表演带来的震撼仍让人意犹未尽。

张鲁一成功地完成了对徐天生活和内心的挖掘及展示。这个人物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冷而低调。生活在百姓人家,心却系着天下,再者与陶虹饰演的田丹的“民国之恋”,都不动声色地显示出了张鲁一的“侠士风范”。剧中,徐天与影佐(高岛真一饰)的斗志斗勇,已然将一个讷于言而敏于行的谍战人员淋漓尽致地表现而出。特别是,徐天坐在房间给影佐打电话谈判时,制造一出出爆炸的场景,都在平行蒙太奇的剪辑下,极具悬疑动感,而人物的遇事沉稳与大智若愚的性格便凸显无疑。

顾导在影片中展露出了一颗返老还童的心,快节奏的剪辑搭配,鲜明的微时代元素,还有各种卖萌耍贱的镜头和语言赚足了眼球,得到了年轻观影一族的力挺,自然票房成绩喜人,首个周末三天就轻轻松松突破亿元大关。热钱、广告植入、傍大款、外行投资人干涉、潜规则等娱乐圈众多乱现象都被顾长卫拿来,用幽默的方式附件在小人物的悲喜之上。剧中“梦想三剑客”编剧沙果、演员黄小瓜和摄影师马呆,三头文艺小蛮牛组成的兄弟团,生活和职场上遭遇了各种无奈,但各自在心底里都有着对于改变生活的向往、对于梦想追求的执着从未放弃。

至于剧情,虽然影片在宣传时,重点强调的这是部爱情喜剧电影,电影里也生动展现了大量影视圈潜规则的现象,不过最令人唏嘘感叹的,却是同样都是苦逼的北漂一族,同样是为了追逐梦想全力以赴,小编剧沙果(陈赫饰演)、戏痴黄小瓜(张鲁一饰演)与摄像达人马呆(曹璐饰演)所组成的文艺三剑客最后却有各自不同的人生抉择。

为表演“冒险” 像黄小瓜一样任性
             
在这部微信时代的爱情故事里,黄小瓜这位途中“过客”却抢了男女主角的风头,逆袭成为剧中最令人难忘的角色。张鲁一收放自如的纯熟表演自然功不可没。在前段时间大获成功的《红色》中,张鲁一以克制收敛的“零度”式表演赢得赞誉一片。而这次他又几乎是全然不顾地豁出去了,用热烈的、极具爆发力的风格,呈现出一个被理想灼烧着的文艺逗逼青年形象。

从某种程度上说,徐天这一人物符号成了银屏经典的形象,相信张鲁一经得起时间和空间的考验。《红色》中,张鲁一长衫相伴,虽不英俊,不霸气,但却从骨子里透出俊朗儒雅,温润如玉的气质。片中,提着一条鱼,出谋划策,以及切小指还情义的举动,都表现出了张鲁一对角色演绎的自觉与自信。如果说,《潜伏》中孙红雷的演绎是一种艺术成熟的高度,那么《红色》中张鲁一的表演则具有了接近美剧的叙事节奏和情绪表达。另外,在电视剧余音未了的时候,他又接了电影《微爱之渐入佳境》,又一次给观众带来了惊喜。

编剧沙果陈赫之贱无敌
 
成名于《爱情公寓》里有点贱贱的曾小贤,陈赫就被贴上了“贱男”的标签。无论是是在电视作品中,又或是在综艺节目里,陈赫都很“贱”。于是乎,《微爱》中那个让人贱得想笑的沙果之于陈赫而言完全就是为他量身定做。

沙果虽是不出名的小编剧,但却才华横溢,一心想把自己写的剧本《与狼同居的日子》拍成电影,并且由黄小瓜主演,马呆负责摄影。为此,纵然客户虐他千百遍,他也依旧待客户如初恋。然而,无论他怎么不厌其烦地按客户要求修改剧本,他距离梦想始终是一步之遥。后来,黄小瓜的死带给他很大的冲击,而女神Angelababy又迟迟追不到手,于是他一度选择了放弃——放弃梦想,放弃爱情。这种“累觉不爱”的心态极易引发观众的共鸣,毕竟,在追逐梦想或爱情的道路上,谁没在现实这堵高墙面前碰过壁,受过伤?再加上陈赫那张极具亲民气质的脸及贱贱的表情,“沙果”在成了片中最接地气儿的角色。

自出道以来,张鲁一似乎对表演的“颠覆”与“重塑”乐此不疲。当不少演员希望通过某一类角色立身,不敢轻易“尝新”的时候,他却屡屡在不同角色中“冒险”。在《微爱》中,我们似乎找不出张鲁一曾经一星半点的影子,没有《火线三兄弟》中的冷酷,没有《娘要嫁人》中的文艺,也没有《女人帮》中的神秘。角色是新的,表达方式也是新的,对于笔者一类影迷来说,看张鲁一永远都是新鲜。

由于《红色》剧作的较高审美价值,文化价值和思想深度,加之环环相扣的剧情,使得徐天一角充满了悬疑色彩,好似斯芬克斯之谜。可以说,张鲁一为观众展现了一个最真实,最朴实的谍战人员的形象。或许,张鲁一饰演的徐天一角,早已形成了其自我的表演合力。从高希希导演的《马上天下》中的超凡军事才能干将的演绎,就已凸显其角色塑造的魅力。而此次出演顾长卫的《微爱之渐入佳境》则是一次导演话语下的全新形象表演。对于张鲁一而言,话剧,电视剧,电影不同的角色扮演,使得他既演得了花花公子,又演得了温文尔雅的战士,还演得了暖男与渣男。在《微爱之渐入佳境》中,张鲁一看似一个不靠谱且有点疯狂的举动,实际上是一个有梦追梦,且敢于造梦的一个可悲又可喜的人物。尽管,剧中的黄小瓜这个人物与其本人真实的生活形象出入极大,但他都演出了小黄瓜那流浪北京追梦的青年形象。

在《微爱》里,沙果是个卑微的男人,时而怂时而荡。勾搭车模陈西靠贱,和兄弟奋斗耍贱。在不断更改各种版本《与狼人同居的日子》的剧本过程中,陈赫不断犯贱,各种笑料、包袱都很自然的产生不错的喜剧效果。这就是陈赫赋予角色独特的魅力,让人想不笑都难。

和“二逼青年”沙果对比,为戏痴狂的黄小瓜明显是个“文艺青年”。为了戏,他可以付出一切,甚至生命,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为了让女友上戏,他甘心被导演“潜规则”,为了能当上男主角演出,他不惜卖掉老家的房子来筹钱;为了更好地体会和融入角色,他后来竟走火入魔、人戏不分,选择了跳楼!面对梦想的“折翼”,沙果至多是心灰意冷,而黄小瓜却是被刺激的精神错乱、疯癫如狂!因此,可以说黄小瓜跳楼这段戏是全片最令人记忆犹新的一段戏,它如一击重拳,狠狠地击打在被现实磨平了棱角的人们的心上,使人惊觉原来一向致力于现实题材,拍出过《孔雀》、《立春》、《最爱》等直指人心的佳作的顾长卫这次并没有真的丢掉节操,此片之前的种种嬉笑打闹、插科打诨似乎全在为黄小瓜跳楼做铺垫及酝酿,换言之,顾长卫是以黄小瓜的命在提醒逐渐变得麻木冷漠的人们勿忘初心。

或许,这是男神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表现吧,又或许,他只是像黄小瓜一样,在表演梦想里就是任性!(琼子)

人们总是将张鲁一在电影《微爱之渐入佳境》中扮演的为戏疯,为爱狂,为爱惊天地泣鬼神的黄小瓜与之前的角色相提并论。因为此次电影中的黄小瓜演绎,跟张鲁一之前的所有形象的差别,可以用天壤之别来概括。当然,这是导演镜头下的要求。在《红色》剧中,徐天沉稳睿智,看似就是一个生活普通家庭的有点儒雅的百姓,但却在“地下”与“地上”的生活之中,隐藏着内心的涌动——爱、快乐、悲伤、内疚、挣扎等。同样,在电影《微爱之渐入佳境》中的黄小瓜,依然有小人物的落寞、迷茫、渴望与困惑,甚至失望与焦虑。文艺三剑客沙果(陈赫饰)、黄小瓜、马呆(曹璐饰)反反复复跟土豪马大姐(王姬饰)谈论电影投资的问题,而随着资金的不断增加所呈现的不同状态,活脱脱一幅穷小子“见钱眼开”的狂喜再现。

演员黄小瓜张鲁一之剑无情
 
当戏痴黄小瓜把天台当作舞台,傻傻分不清现实与梦想,上演“狼人之恋”唯美而震撼的一幕,也是影片最能体现一贯顾长卫风格的一段戏。那一幕,张鲁一狼人造型出镜,眼泛蓝光、傲天长啸,从天台纵身一跃,缓缓坠落,掉在意念中的雪地上。透过狼人挣扎嘶吼的表情,探测到黄小瓜复杂而不甘的内心世界。这一看似画面感十足的桥段,狠狠地击打在被现实磨平棱角的人们心上。

相对于沙果的二逼,黄小瓜的文艺,马呆更像个普通青年。同样是追梦,他始终不曾如沙果般犯二,也不如黄小瓜那般张扬外放,一副典型温顺宅男样子的他看似人畜无害的草食男,熟料为了梦想他可以背叛友情、出卖灵魂!观影时,也许很多人不齿他的行径,但现实中,做的比他更过分的只怕比比皆是——说到底,他不过是隐忍太久,太渴望实现梦想,最终自私的理智战胜了美好的感情,借此奋力一搏而已。他这么做,当然不对,不过试问谁没有一些旧恨心魔,一点点无心错?

 当然,生活就像一场戏,说变就变。眼看要到手的2亿元的投资,眼看要到手的男演员,却因为投资人的一句话而成了一个笑话。失落后的黄小瓜一个人回到家中,喝着闷酒,好不快意。再者,邂逅了清纯的小青(姜瑞佳饰)也随之离他而去后的失落,让他处于命运跌宕起伏的状态。正是这一个性复杂,情感丰富的人物,在张鲁一的演绎下才显得多向化——时而温和平静,时而欣喜若狂,时而悲伤不已,时而单纯如一。与其说黄小瓜是导演要求下的演绎,不如说张鲁一将黄小瓜那种小人物的苦逼与欢喜,都诠释得入木三分,大大咧咧的处世方式是表现小人物追梦的需要,表面的浮夸掩饰了内心的渴望与激情。不论是对待爱情,还是对待梦想,甚至自己出钱造梦等等,都从不同层面的表演,展示了一个有血有肉地且如痴如醉的黄小瓜。

当然黄小瓜也有一颗剑客心。当女友被暗示潜规则才能上广告时,他拿起刀主动甘心被导演潜规则;当沙果和自己因为投资方换人而被撤时,他还正面鼓励女友和好兄弟马呆为了梦想而坚持下去;当决定把最先的《与狼人同居的日子》通过舞台剧的形式表演出来,他甘心卖掉老家的房子来筹钱,来实现男主角的梦想……剑客心让黄小瓜一直不忘初心坚持理想,但也正是剑客心最终害死了他自己。

人皆寻梦,梦里不分西东。片刻春风得意,未知景物朦胧……故而,当梦醒时分,我们到底该何去何从?

与《红色》生活式的爱情不一样,《为爱渐入佳境》显得更加的疯狂。导演借助“微信”的工具传情达意,一方面表达传统一见钟情式的爱情,另一方面则表示出现代工具下的爱情迷失。看似两者矛盾,却是一种具有哲学符号的思考,极似“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记得有位作家说过,一见都不钟情,哪来的后戏。张鲁一与小青的爱,其实就是一种舍小爱取大爱的最高诠释。或许,在导演顾长卫的心里,爱就得像梦想一样,孜孜不倦地追寻。

摄影师马呆之渐无声
 
曹璐饰演的马呆定位于一个呆头呆脑摄影师,角色的戏份不多,对白也不多,看似是三剑客中最无声的一个。虽然话少,但是影片中几段吹拉弹唱的镜头以及西北狂野式的发型,就成功地把这个呆版骚男塑造成文艺小年轻来。

《微爱渐入佳境》中黄小瓜的演绎,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张鲁一生活感悟力、艺术理解力,乃至敏锐的思想和情感,对人物形象的真切剖析与诠释,这是源于他十年来演绎之路的感悟与创作的结果。黄小瓜的形象,就是张鲁一对现实生活,情感,梦想的一种思考,也是他步入成熟艺术生命的必然。或许,正如著名编剧徐天所言:“鲁一会认真演绎剧本,是个好演员。”

当然最无声的马呆也是三剑客里最快接受现实的人。当另外两个兄弟因为投资方被换的时候,他选择了留在马小姐身边,留在了剧组,留在了坚持梦想的道路上。他和马小姐骑马欢唱,到底是真心有好感还是其他,只有他自己知晓了。对于这个背叛兄弟、背叛友谊,去奔向自己梦寐以求生活的男人,纵然我们心中有恨,但也无奈也无力去指责他。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选呢?

正所谓“思考的能力和思想的深度,往往决定艺术的高度。”张鲁一对表演形成的自觉与自信,会如同在《红色》、《一仆二主》、《谈判冤家》,以及《微爱之渐入佳境》中的演绎一样,得到观众和评论界的认可。或许,被观众戏称“画风百变”的张鲁一,会迎来下一个春天。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