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O大戏《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第三季完结,在结尾恢弘的拉升CG镜头中,那位“不焚者、龙之母、风暴降生的丹尼莉丝”被她新近解放城池的数万奴隶高高簇拥而起,预示着白手起家的她已积蓄起足够的军队,必将在随后的剧集里反扑曾属于她家族的维斯特洛大陆。

银发紫眼、战袍加身,精通小语种,还带着三条龙,这样充满野性与异域风情的设定,让“龙母”的扮演者英国女星艾米莉亚·克拉克在热门美剧《权力的游戏》中一出场就牢牢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

银发紫眼、战袍加身,精通小语种,还带着三条龙,这样充满野性与异域风情的设定,让“龙母”的扮演者英国女星艾米莉亚·克拉克在热门美剧《权力的游戏》中一出场就牢牢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

剧中所有防不胜防的阴谋和算计,紧紧牵动着观众的心理期待,即便剧情也在一堆舞台剧功底扎实的欧洲演员表现下,变得越来越缓慢甚至啰嗦。牵动人心的,或许还有同样占据剧集相当多时间的暴力场面。凌虐、酷刑充斥着这部奇幻剧,那些看似在剧集里气势汹涌的理所当然主角,转瞬就被割喉断头而死,喷溅银幕的鲜血让观众直感虐心,却又咬牙期待。裸露、性爱、SM、群P也是这部M级的大剧所少不了的,那位万人簇拥的龙女丹尼莉丝从第一季第一集起,就频频展示其娇小身躯上诱人的双乳。不过,在第三季开播那阵,查理·卓别林的外孙女、也即此剧的另一位重要演员奥娜就曾爆料,某主角拒绝再次拍摄裸戏,因为她“希望人们记住我是因为我的演技,而不是因为我的胸部”,显而易见,她所指的这位主角就是龙女的扮演者艾米莉亚·克拉克。

虽说身材娇小的她在好莱坞算不上是勾魂摄魄的性感尤物,但有了“龙母”这层光圈谁能不对她有几分幻想呢?

虽说身材娇小的她在好莱坞算不上是勾魂摄魄的性感尤物,但有了“龙母”这层光圈谁能不对她有几分幻想呢?

结果,龙女在第8集时,又从行军大帐篷里的浴缸里,当着崇拜者送上的人头大礼,大方的赤裸站立迎接,水珠从她“不希望人们记住的胸部”抖落而下。作为上升势头旺盛的新近明星,1987年出生的英国妞克拉克可不能得了便宜就卖乖。剧情推进的情绪和气氛确实需要需要她献身,加上造型师的鬼斧功劳,这具玉体完美的衬托了脸蛋,让她在美国影评杂志《TCCandler》2013年伊始公布的“世界最美脸蛋100人”榜单上,意外的名列第一。

图片 1

图片 2

我也有幸在第三季开播当天(4月1日)的纽约百老汇科特剧院(CortTheatre),近距离目睹了“最美脸蛋”的胸部。最便宜的票价,让我坐在了得吃力抬头才能尽览舞台的第一排右侧,故事接近尾声时,一只大浴缸被搬到了我的面前,“龙女”克拉克所扮演的戏中轻佻女子,与其闺蜜男主角双双脱光迈了进去,继续大声的说着倒霉境遇下的俏皮话,警察突然破门而入,拘捕了这位涉嫌贩毒的社交名媛霍莉·戈莱特丽。

而就是这样一个乐观可爱的女孩,却在2019年3月对外透露,在拍摄前几季《权力的游戏》时曾患上脑瘤,她为此做了两次大手术,还曾想过一死了之。

而就是这样一个乐观可爱的女孩,却在2019年3月对外透露,在拍摄前几季《权力的游戏》时曾患上脑瘤,她为此做了两次大手术,还曾想过一死了之。

喜爱美国当代文学的朋友,或许已经很熟悉霍莉这个角色,她正是小说《蒂凡尼早餐》中令人难忘的主角。伦敦戏剧中心毕业的克拉克,在百老汇的这次戏剧首秀,既是杜鲁门·卡波特这部著名小说第一次被搬上百老汇舞台,也算得上是为《权力的游戏》第三季开播做的出色预热。得益于HBO之前两季的热播和艾美奖上赚得盆体满钵,名不见经传的艾米莉亚·克拉克,取代了大作家卡波特和奥黛丽·赫本1961年的同名改编电影,成为了纽约城市杂志和户外广告宣传中当仁不让的绝对主角。

这篇自述刊登在《The New
Yorker》上,艾米莉亚·克拉克透露早在拍摄《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时,发现自己患上了脑动脉瘤,立即做了手术。没想到,手术导致她患上失语症,不要说继续做演员,连自己的名字都无法说出口。

这篇自述刊登在《The New
Yorker》上,艾米莉亚·克拉克透露早在拍摄《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时,发现自己患上了脑动脉瘤,立即做了手术。没想到,手术导致她患上失语症,不要说继续做演员,连自己的名字都无法说出口。

可惜卡波特没能活到21世纪,要不相较于奥黛丽·赫本版本的霍莉,大作家理应更青睐艾米莉亚·克拉克的表现。前者竭力想突破自己优雅的欧洲名媛形象,呈现一个既拜金又独立的纽漂乡下妹,却被观众认定的清纯气质和电影里那首清新的《月亮河》牢牢锁住;而后者在剧集里呈现的气质,是从柔弱到霸气的女王转变之路。但这条路显然还远不够深入人心,足够她在戏剧舞台上展现一种“肤浅生活背后的深邃事实”、一套“社交名媛让人爱恨交织的处世哲学”。

通过休养,一个月后她才恢复到可以工作的状态。然而,没多久,她的大脑内又被查出了另一个动脉瘤,导致艾米莉亚时常剧烈头痛,只能靠吗啡来止痛。在结束了“权游”第三季的拍摄后,她再次躺在了手术台上。米莉亚·克拉克回忆那段日子只有恐惧、焦虑和绝望,需要靠很大的意志才能撑下去。

通过休养,一个月后她才恢复到可以工作的状态。然而,没多久,她的大脑内又被查出了另一个动脉瘤,导致艾米莉亚时常剧烈头痛,只能靠吗啡来止痛。在结束了“权游”第三季的拍摄后,她再次躺在了手术台上。米莉亚·克拉克回忆那段日子只有恐惧、焦虑和绝望,需要靠很大的意志才能撑下去。

在百老汇的舞台上,这位美剧里“风暴降生的龙女”,瞬间转为一个惹人怜爱却又禁锢不住的笼中鸟,她说到:“没有人能把我关在笼里,我也不想拥有任何东西,直到我找到一个地方,我和我喜欢的东西在一起。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但是我知道它像什么样子,它就像蒂凡尼。”

试镜被拒、上学被拒、工作被辞

试镜被拒、上学被拒、工作被辞

艾米莉亚出生在伦敦郊外的牛津郡,父亲是剧院音响工程师。三岁那年,父母带她去观看音乐剧《船展》,年纪小小的她竟然不哭不闹地看完了整场表演,以至于后来每当家人想让她安静点就会带她去剧院看戏。艾米莉亚不仅看父亲完成了很多工作,而且对空荡荡的剧院愈发痴迷,她喜欢在阶梯上跑来跑去,想象着这里会发生怎样的故事,“那地方充满了魔法,我不仅仅为剧院里的人着迷,更为他们的演出着迷。”

艾米莉亚出生在伦敦郊外的牛津郡,父亲是剧院音响工程师。三岁那年,父母带她去观看音乐剧《船展》,年纪小小的她竟然不哭不闹地看完了整场表演,以至于后来每当家人想让她安静点就会带她去剧院看戏。艾米莉亚不仅看父亲完成了很多工作,而且对空荡荡的剧院愈发痴迷,她喜欢在阶梯上跑来跑去,想象着这里会发生怎样的故事,“那地方充满了魔法,我不仅仅为剧院里的人着迷,更为他们的演出着迷。”

10岁那年,艾米莉亚告诉家人她想要成为一名演员,父亲便在伦敦西区给她找到了一次试镜机会。她信心十足地幻想着一举夺下角色从此星途坦荡,到了剧院才发现有80多个同龄女孩都在等待试镜。评审们让她试唱音乐剧《猫》的主题曲《回忆》,可她压根没听过这首歌,只好表演了学校里学到的一首关于驴子的儿歌,唱完后评审们无语地问:“小姑娘,你不会唱流行歌曲吗?”回想第一次少女梦碎,艾米莉亚说:“我想父母带我去试镜也是想给我上堂现实主义的课吧。”

10岁那年,艾米莉亚告诉家人她想要成为一名演员,父亲便在伦敦西区给她找到了一次试镜机会。她信心十足地幻想着一举夺下角色从此星途坦荡,到了剧院才发现有80多个同龄女孩都在等待试镜。评审们让她试唱音乐剧《猫》的主题曲《回忆》,可她压根没听过这首歌,只好表演了学校里学到的一首关于驴子的儿歌,唱完后评审们无语地问:“小姑娘,你不会唱流行歌曲吗?”回想第一次少女梦碎,艾米莉亚说:“我想父母带我去试镜也是想给我上堂现实主义的课吧。”

图片 3

图片 4

登上《好莱坞报道者》。

登上《好莱坞报道者》。

在寄宿学校度过整个青春期后,艾米莉亚被唯一梦想的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拒绝了,懊恼的她旅行一圈回国后,申请了所有能想到的学校,最后被名声不怎么样的伦敦戏剧中心录取,成为科林·费斯、迈克尔·法斯宾德、汤姆·哈迪等人的校友。大学最后两年里,不断有经纪人来观看学生表演,发掘演员。那时,艾米莉亚在《哈姆雷特》里扮演小配角罗西,为了引起台下专业人士的注意,她自作主张把罗西演绎成喜剧角色。当然了,《哈姆雷特》里可没有这样发挥的余地。

在寄宿学校度过整个青春期后,艾米莉亚被唯一梦想的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拒绝了,懊恼的她旅行一圈回国后,申请了所有能想到的学校,最后被名声不怎么样的伦敦戏剧中心录取,成为科林·费斯、迈克尔·法斯宾德、汤姆·哈迪等人的校友。大学最后两年里,不断有经纪人来观看学生表演,发掘演员。那时,艾米莉亚在《哈姆雷特》里扮演小配角罗西,为了引起台下专业人士的注意,她自作主张把罗西演绎成喜剧角色。当然了,《哈姆雷特》里可没有这样发挥的余地。

毕业之后,艾米莉亚不得不做起酒吧招待和餐厅服务生,那时的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甚至是电话销售的工作,也因为她喜欢和顾客聊天而不是推销东西而被辞退。“那些糟糕的日子只会让我更加渴望成功。”艾米莉亚说,好在这样的日子仅持续了一年。一天,经纪人打来电话问她想不想为HBO史诗剧《权力的游戏》试镜,于是艾米莉亚决定立即启程前往洛杉矶。“我把工作的酒店大堂里的茶包都偷光了,因为我觉得我肯定不会再回去了。”

毕业之后,艾米莉亚不得不做起酒吧招待和餐厅服务生,那时的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甚至是电话销售的工作,也因为她喜欢和顾客聊天而不是推销东西而被辞退。“那些糟糕的日子只会让我更加渴望成功。”艾米莉亚说,好在这样的日子仅持续了一年。一天,经纪人打来电话问她想不想为HBO史诗剧《权力的游戏》试镜,于是艾米莉亚决定立即启程前往洛杉矶。“我把工作的酒店大堂里的茶包都偷光了,因为我觉得我肯定不会再回去了。”

出场第一个镜头就让全世界惊了

出场第一个镜头就让全世界惊了

2010年,艾米莉亚第一次站在《权力的游戏》的导演和制片人面前。作为HBO当年不惜重金打造,首播集高达800万美元,全季6000万美元投入的大项目,单单剧组伙食的奢靡排场就闪晕了这个初出茅庐的英国女演员。

2010年,艾米莉亚第一次站在《权力的游戏》的导演和制片人面前。作为HBO当年不惜重金打造,首播集高达800万美元,全季6000万美元投入的大项目,单单剧组伙食的奢靡排场就闪晕了这个初出茅庐的英国女演员。

图片 5

图片 6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中,青涩的“龙母”。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中,青涩的“龙母”。

在准备试镜时,艾米莉亚一直在研读乔治·马丁的原著小说、听图派克的音乐,借此来帮助她释放内心的凶猛,这些显然取得了成效。剧集制作人回忆,当时为了那位“不焚者、龙之母、风暴降生的丹尼莉丝”的角色至少已经面试了几百人,这个角色需要既像圣女贞德,又要有一种救世主的霸气,“而我们只在艾米莉亚一个人身上看到了这一点。”就这样,毫无名气的英国妞儿意外地成为了小说里银发紫眼、天生美貌异于常人的人气角色“龙母”的扮演者——要知道就凭原著的人气,光是粉丝吵来吵去的口水,也能把这个角色给吵红了。

在准备试镜时,艾米莉亚一直在研读乔治·马丁的原着小说、听图派克的音乐,借此来帮助她释放内心的凶猛,这些显然取得了成效。剧集制作人回忆,当时为了那位“不焚者、龙之母、风暴降生的丹尼莉丝”的角色至少已经面试了几百人,这个角色需要既像圣女贞德,又要有一种救世主的霸气,“而我们只在艾米莉亚一个人身上看到了这一点。”就这样,毫无名气的英国妞儿意外地成为了小说里银发紫眼、天生美貌异于常人的人气角色“龙母”的扮演者——要知道就凭原着的人气,光是粉丝吵来吵去的口水,也能把这个角色给吵红了。

没有人会遗忘艾米莉亚在剧集中第一次亮相时的场景:她从行军大帐篷里的浴缸里走出,当着崇拜者送上的人头大礼,大方地赤裸站起迎接,水珠从丰满的胸部缓缓抖落……全世界的观众都震惊地屏住了呼吸。

没有人会遗忘艾米莉亚在剧集中第一次亮相时的场景:她从行军大帐篷里的浴缸里走出,当着崇拜者送上的人头大礼,大方地赤裸站起迎接,水珠从丰满的胸部缓缓抖落……全世界的观众都震惊地屏住了呼吸。

我不希望人们记住的只是“身体”

我不希望人们记住的只是“身体”

2013年,有意突破戏路的艾米莉亚参与了百老汇剧目《蒂凡尼的早餐》的演出,饰演女主角霍莉·戈莱特丽。伦敦戏剧中心毕业的她,在百老汇的戏剧首秀便是挑战当年奥黛丽·赫本所塑造的经典角色。可惜原著作者卡波特没能活到21世纪,要不相较于赫本版的霍莉,大作家理应更青睐艾米莉亚的表现。

2013年,有意突破戏路的艾米莉亚参与了百老汇剧目《蒂凡尼的早餐》的演出,饰演女主角霍莉·戈莱特丽。伦敦戏剧中心毕业的她,在百老汇的戏剧首秀便是挑战当年奥黛丽·赫本所塑造的经典角色。可惜原着作者卡波特没能活到21世纪,要不相较于赫本版的霍莉,大作家理应更青睐艾米莉亚的表现。

图片 7

图片 8

《蒂凡尼的早餐》海报

《蒂凡尼的早餐》海报

艾米莉亚在小荧屏上演绎过从柔弱到霸气的女王转变之路,到了百老汇的舞台上,这种气质瞬间转化为一个惹人怜爱却又禁锢不住的“笼中鸟”,艾米莉亚说:“没有人能把我关在笼里,我也不想拥有任何东西,直到我找到一个地方,我和我喜欢的东西在一起。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但是我知道它像什么样子,它就像蒂凡尼。”

艾米莉亚在小荧屏上演绎过从柔弱到霸气的女王转变之路,到了百老汇的舞台上,这种气质瞬间转化为一个惹人怜爱却又禁锢不住的“笼中鸟”,艾米莉亚说:“没有人能把我关在笼里,我也不想拥有任何东西,直到我找到一个地方,我和我喜欢的东西在一起。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但是我知道它像什么样子,它就像蒂凡尼。”

故事接近尾声时,艾米莉亚所扮演的轻佻女子与男主角双双脱光迈进浴缸,继续大声说着倒霉境遇下的俏皮话,警察突然破门而入,拘捕了这位涉嫌贩毒的社交名媛霍莉·戈莱特丽。表演时,台下一大半观众不顾剧场“不准摄影”的规定,纷纷举起手机拍摄。外媒报道,当时整个剧院的保安系统都崩溃了。这件事给艾米莉亚留下了心理阴影,“实在太疯狂了”。

故事接近尾声时,艾米莉亚所扮演的轻佻女子与男主角双双脱光迈进浴缸,继续大声说着倒霉境遇下的俏皮话,警察突然破门而入,拘捕了这位涉嫌贩毒的社交名媛霍莉·戈莱特丽。表演时,台下一大半观众不顾剧场“不准摄影”的规定,纷纷举起手机拍摄。外媒报道,当时整个剧院的保安系统都崩溃了。这件事给艾米莉亚留下了心理阴影,“实在太疯狂了”。

图片 9

图片 10

《蒂凡尼的早餐》剧照

《蒂凡尼的早餐》剧照

《权力的游戏》第三季开播之初,剧组演员查理·卓别林的外孙女奥娜爆料,艾米莉亚两次拒绝了导演的裸戏要求。2015年全球瞩目的《五十度灰》女导演萨姆·泰勒-约翰逊也向她伸出过橄榄枝,邀请她前来和霸道总裁宽衣解带,也被她拒绝了。“我希望人们记住我是因为我的演技,而不是因为我的胸部。”

《权力的游戏》第三季开播之初,剧组演员查理·卓别林的外孙女奥娜爆料,艾米莉亚两次拒绝了导演的裸戏要求。2015年全球瞩目的《五十度灰》女导演萨姆·泰勒-约翰逊也向她伸出过橄榄枝,邀请她前来和霸道总裁宽衣解带,也被她拒绝了。“我希望人们记住我是因为我的演技,而不是因为我的胸部。”

也正是凭借《权力的游戏》第三季中的演出,艾米莉亚拿到了艾美奖的提名,成为剧组首位拿到提名的女演员。再也没有人把她当做花瓶看待,而艾米莉亚也在积累中迎来了朝向“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以及艾玛·沃特森这类一线年轻女星之高度攀升的时机。

也正是凭借《权力的游戏》第三季中的演出,艾米莉亚拿到了艾美奖的提名,成为剧组首位拿到提名的女演员。再也没有人把她当做花瓶看待,而艾米莉亚也在积累中迎来了朝向“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以及艾玛·沃特森这类一线年轻女星之高度攀升的时机。

剧情需要时哭,一喊cut就去讲笑话

剧情需要时哭,一喊cut就去讲笑话

大银幕上,艾米莉亚的成绩至今都是不咸不淡的,当然她也因为《权力的游戏》的档期而不得不推掉一些角色。而经历了一系列选角传闻之后,艾米莉亚·克拉克打败众多竞争对手跻身《终结者5:创世纪》女主角,成为影史上第三位“莎拉·康纳”的扮演者。

大银幕上,艾米莉亚的成绩至今都是不咸不淡的,当然她也因为《权力的游戏》的档期而不得不推掉一些角色。而经历了一系列选角传闻之后,艾米莉亚·克拉克打败众多竞争对手跻身《终结者5:创世纪》女主角,成为影史上第三位“莎拉·康纳”的扮演者。

为了拍摄《终结者5》,艾米莉亚不仅严格节食,还接受了数周的武打训练,射击、搏击甚至举重都要练习。导演艾伦·泰勒对她在英国接受的专业训练给予了很高评价:“她会在剧情需要时哭,但只要你说cut,她就会回头和剧组人员接着讲在拍摄前没讲完的笑话。”

为了拍摄《终结者5》,艾米莉亚不仅严格节食,还接受了数周的武打训练,射击、搏击甚至举重都要练习。导演艾伦·泰勒对她在英国接受的专业训练给予了很高评价:“她会在剧情需要时哭,但只要你说cut,她就会回头和剧组人员接着讲在拍摄前没讲完的笑话。”

图片 11

图片 12

《终结者5》。

《终结者5》。

艾米莉亚·克拉克并不像这个群体中的其他演员那样走在街上就会被人认出来。当取下“龙母”造型中的铂金假发和轻薄的希腊服装时,她捧着咖啡杯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纽约大学的研究生,而不是一个电影明星。不过艾米莉亚本人对这种情况倒是非常乐观。“这样我就可以拍一些其他的角色,避免人们一直与‘龙母’相比较,我觉得好幸运啊。”看看,艾米莉亚就是有着如此超出年龄的得体与智慧。

艾米莉亚·克拉克并不像这个群体中的其他演员那样走在街上就会被人认出来。当取下“龙母”造型中的铂金假发和轻薄的希腊服装时,她捧着咖啡杯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纽约大学的研究生,而不是一个电影明星。不过艾米莉亚本人对这种情况倒是非常乐观。“这样我就可以拍一些其他的角色,避免人们一直与‘龙母’相比较,我觉得好幸运啊。”看看,艾米莉亚就是有着如此超出年龄的得体与智慧。

“再给我一百万年我也想不到《权力的游戏》能有如此成绩,我花了快五年才渐渐适应,而且我还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跟上这节奏。”虽说小妮子对现如今的成就还有点晕眩,但实际上,她在自己演艺事业上的野心却一点也不小——“我想站上英国国家剧院的舞台,或者在马丁·斯科塞斯电影里演一个可以得奥斯卡奖的角色,我希望选择更艰难的路,这样可以让人生更有趣。”

“再给我一百万年我也想不到《权力的游戏》能有如此成绩,我花了快五年才渐渐适应,而且我还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跟上这节奏。”虽说小妮子对现如今的成就还有点晕眩,但实际上,她在自己演艺事业上的野心却一点也不小——“我想站上英国国家剧院的舞台,或者在马丁·斯科塞斯电影里演一个可以得奥斯卡奖的角色,我希望选择更艰难的路,这样可以让人生更有趣。”

1、最喜欢“权游”角色

1、最喜欢“权游”角色

图片 13

图片 14

据艾米莉亚自己透露,她在《权力的游戏》中最喜欢的角色前两季是狼家小妹艾莉娅,第四季是“美人”布蕾妮。

据艾米莉亚自己透露,她在《权力的游戏》中最喜欢的角色前两季是狼家小妹艾莉娅,第四季是“美人”布蕾妮。

2、精通小语种

2、精通小语种

英国演员都以好学著名,艾米莉亚没有牛津剑桥的文凭加持,但是她的技能也非常让人吃惊。和剧中的龙妈一样,艾米莉亚语言天赋强大,美式英语、意大利语、法语、德语、伦敦腔、爱丁堡、印度英语、拉丁美洲、美国南部各州、澳洲,以上语言或者方言她都会说。

英国演员都以好学着名,艾米莉亚没有牛津剑桥的文凭加持,但是她的技能也非常让人吃惊。和剧中的龙妈一样,艾米莉亚语言天赋强大,美式英语、意大利语、法语、德语、伦敦腔、爱丁堡、印度英语、拉丁美洲、美国南部各州、澳洲,以上语言或者方言她都会说。

3、荧屏处女秀

3、荧屏处女秀

艾米莉亚出演的第一个荧屏角色是在英国肥皂剧《医生》中出演Saskia Mayer。

艾米莉亚出演的第一个荧屏角色是在英国肥皂剧《医生》中出演Saskia Mayer。

4、另一个“龙母”

4、另一个“龙母”

很多人不知道《权力的游戏》试播集中,“龙母”扮演者本由出演过《都铎王朝》亨利八世第五个王后的英国女演员塔姆金·莫钦特担任,在正式播出时变成了艾米莉亚。

很多人不知道《权力的游戏》试播集中,“龙母”扮演者本由出演过《都铎王朝》亨利八世第五个王后的英国女演员塔姆金·莫钦特担任,在正式播出时变成了艾米莉亚。

5、神经鸡舞

5、神经鸡舞

艾米莉亚能赢得龙妈的角色,都是因为在试镜时跳了段“神经鸡舞”?虽然不理解为什么一部史诗剧的试镜现场会考验这位英国女演员的舞蹈功底,不过当时剧集运作人大卫·贝尼奥夫注意到了艾米莉亚的紧张不安,于是建议她跳个舞放松一下,她便来了段“神经鸡舞”。

艾米莉亚能赢得龙妈的角色,都是因为在试镜时跳了段“神经鸡舞”?虽然不理解为什么一部史诗剧的试镜现场会考验这位英国女演员的舞蹈功底,不过当时剧集运作人大卫·贝尼奥夫注意到了艾米莉亚的紧张不安,于是建议她跳个舞放松一下,她便来了段“神经鸡舞”。

6、吃马心

6、吃马心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艾米莉亚23岁接演龙妈这一角色,不仅有全裸镜头和强奸场面,在一场仪式上她甚至吃了一颗马的心脏。这场戏拍了整整一天,艾米莉亚吃了足足25遍,“尝起来像凝固的果酱,还带着一丝漂白剂的味道。”

艾米莉亚23岁接演龙妈这一角色,不仅有全裸镜头和强奸场面,在一场仪式上她甚至吃了一颗马的心脏。这场戏拍了整整一天,艾米莉亚吃了足足25遍,“尝起来像凝固的果酱,还带着一丝漂白剂的味道。”

7、眉毛

7、眉毛

艾米莉亚的浓眉毛在好莱坞女星中非常有个性,她说,“我的妈妈在我成长过程中制定了许多规则,不准吸毒,不准做爱,以及不能碰我的眉毛。所以我成为一个从小因为有着奇怪眉毛而受欺负的孩子。

艾米莉亚的浓眉毛在好莱坞女星中非常有个性,她说,“我的妈妈在我成长过程中制定了许多规则,不准吸毒,不准做爱,以及不能碰我的眉毛。所以我成为一个从小因为有着奇怪眉毛而受欺负的孩子。

图片 19

图片 20

我妈妈说,到你长大了你就会感激我了。我现在就很感激她,她还教我睡觉前给眉毛涂抹些凡士林。”

我妈妈说,到你长大了你就会感激我了。我现在就很感激她,她还教我睡觉前给眉毛涂抹些凡士林。”

8、音乐天赋

8、音乐天赋

艾米莉亚的父亲是一位在剧院工作的音响师,在这样的背景下,她不仅擅长演奏长笛、钢琴和吉他,唱跳功底也非常不错,中音清亮,民谣、蓝调和爵士都不在话下。

艾米莉亚的父亲是一位在剧院工作的音响师,在这样的背景下,她不仅擅长演奏长笛、钢琴和吉他,唱跳功底也非常不错,中音清亮,民谣、蓝调和爵士都不在话下。

撰文/孟天翔

撰文/孟天翔

新京报编辑 吴冬妮

部分原稿件刊登于新京报2015年6月17日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