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
2018年2月的一天,阳光灿烂的日子。那天我意外的住进了医院,更意外的是20天后的手术以及漫长的恢复期。
起初,我可以去思考一些事,可以去计划一些事,也想过无聊的时候码码字,但头脑里始终空白。习惯,有时候是另一个自我,亲密到无间,又疏离到卑微。
追剧的原因
这段时间,不必匆忙。可以陪一陪父母,可以辅导女儿的功课,可以放慢脚步四处走走,可以和她们一起去看看电影。
女儿迷上了连姆尼森,只是因为在电脑前看了一遍《人狼大战》。看完还惊讶的问我,那个外国大叔死了没有?我告诉她,字幕后面会有彩蛋。一个三秒钟的短镜头,她盯着屏幕等了好几分钟。当天晚上,我们去影城看了连姆尼森的新片《通勤营救》。
观众对于电影是苛求的,观众对于电影也是宽容的。如果苛求,想要找到一部心仪的片子非常困难。如果宽容,那就不是难事儿了。我很好奇,一部被豆瓣评9分的网剧是个什么样子。
对国产剧的看法
追剧,应该是追过两部吧。一部是美剧《行尸走肉》,从2010年至今已经播出了八季,到如今已经严重的审美疲劳,不想再看了。另一部是国产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可能是孔笙导演和老干部靳东比较对我口味,剧本又高度忠实霸唱的原著,除了《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之外,剩下的几部只要YOUKU敢拍,我就敢看。
这样说倒不是戏谑,要知道所有电视剧立项(包括网剧)头上都悬着广电总局的一把利剑,按照现有政策,鬼吹灯剩下的几部和观众见面的希望其实非常渺茫,即使能够播出也不会是原著的样子。第一部精绝古城能够顺利通过审核是因为有考古的外衣罩着,原著也确实是那样写的。接下来为什么不拍《鬼吹灯之龙岭迷窟》而是先拍了黄皮子坟?因为黄皮子坟的主线故事讲的不是盗墓。今年要开机拍摄的是《鬼吹灯之怒晴湘西》,这个是盗墓,但故事的背景是民国时期,那时候新中国还没成立,这在广电审核上是可以说得过去的。剩下的五部,那可是赤裸裸的在新中国境内的盗墓活动啊。
作为手握《鬼吹灯》版权的制片方的YOUKU,网剧《盗墓笔记》就是前车之鉴。后者之所以能够通过审核顺利上架就是因为把盗墓改成了保护国家文物,也正是因为这种胡编乱造招致了不买账的网友和观众的口诛笔伐,最终一败涂地。讽刺的是,网剧精绝古城成功的关键恰恰是因为忠实了原著。一方面是要求利润覆盖成本的商业化运作,另一方面是绕不开躲不过的国家出版政策,YOUKU必然会在两者间迂回权衡。有一点可以肯定,好不容易搞到手的大粽子大IP,制片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要么改编原著,要么等待政策松动,还有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无限期搁置。我在这里用一个经济盲人的视角劝劝YOUKU,如果改编原著就请原作者霸唱来改,这会增加成本,但总好过拍出来无人问津。要知道即便霸唱出马,能不能改得好、观众认不认可都不一定呢,更别说那些就值五毛钱的所谓著名编剧。倘若出现最后一种无限期搁置的情况,除了惋惜之外,我想很多人都会对你们竖起拇指,对YOUKU这个品牌也会高看好几眼吧。
以上只是说说对国产剧的个人看法,好像扯得有点远了。总之,影视作品无论是衍生于哪个平台,都难逃被套路的命运。以前我们听到的看到的是商业片与文艺片的矛盾,现在是已经简化的公开化的圈钱模式,简单粗暴,却行之有效。投资方投资影视就是为了挣钱,制片方为了保证投资人的利益必然会选择风险成本最小的推进方案,这就不难演绎出大咖鲜肉+大IP=流量(利润)的公式。明星鲜肉关注度高自带流量,大IP更是早就经过了受众的检验更多一层保障,至于执着与情怀,总会在金钱面前败下阵来。但这又不是金钱决定的,因为的确有这个市场存在。有市场就有买卖,有买卖就有伤害。那些很多人看不惯的明星鲜肉,其实是行业浮躁的缩影,行业的浮躁又是社会浮躁的写照。
回到豆瓣评分的话题。9分是什么概念呢?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部国产谍战片的评论,那部片子是赵宝刚导演的大银幕处女作,叫什么想不起来了(后来查了一下,片名触不可及),主演是孙红雷,我觉得拍得很有诚意,自己也很喜欢,豆瓣评分却只有5.3,就连好评如潮的精绝古城也只得了8.1分。那么9分就是一个相当高的分数了。
不妨套用之前的公式逆向推理。演员阵容里称得上大咖的一个也没有,潘粤明虽然出演过几十部影视作品,但自从(原谅我八卦一下)和董洁离婚后就逐渐淡出了演艺圈子,他的演艺事业不在上升期,鲜肉就更扯不上关系了,其他演员里也没有一个是流量担当的。大IP?也对不上号,编剧指纹的同名小说是在网剧播出之后才出版的,显然创作是和剧集同步的。这就有点意思了,这部被豆瓣给了高分的网剧看来不适合套用这个公式,那么它的高分就一定是现象级的。
白夜的气质
《白夜追凶》其实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印象里好像上过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潘粤明还和贾玲(好像是贾玲)演过一个与剧情相关的小品。但剧情是什么,我在看剧之前完全不知道。
第一印象有几分惊艳,黑白色的基调、变换莫测的光影、沉重的背景音乐、倒置的空间、遮幅式的视觉效果,45秒的片头制作精良,导演的想法不留痕迹的与气氛渲染融为一体。第二印象还是惊艳,白夜双设的结构,令人瞬间有种在看美剧的错觉。不是说情节有雷同,而是这种设置本身构成的剧集独有的气质。之后是案件侦破中经常出现的逻辑严谨的推理,大段落精准流畅的案情分析,不会感到厌倦的原因是它时刻在烧着你的脑子,信息量之大、节奏之快令人应接不暇。这部剧里除了潘粤明其他演员不能说全都是新面孔(有的连二线都算不上),但竟然全部演技在线,单这一点就甩了那些鲜肉们好几条街。
最难得的是这不是一部弘扬主旋律的片子,刑警的形象的也不是高大全的正人君子,留长发、抽烟、喝酒、骂人、职场勾心斗角的小心思,只要是正常人有的他们全有,说的是人话,办的是人事儿,地气要多少有多少。但这些细节并没有游离于主题,所有剧情需要的一丝不苟,剧情不需要的连句多余的台词都加不进去。因为担心审核通不过,剧组曾经就刑警形象的问题咨询过合作方公安部金盾影视,得到确切答复后才放下心来。
再举个例子,剧本里有一集描写犯罪分子潜入刑警支队挟持副支队长作为人质,导演一看就懵圈了,跟编剧商量是不是玩儿得太大了?以前没人敢这么拍啊。最后公安部给出的意见是,只要符合剧情可以拍,但是不能让犯罪分子太嚣张。
幕后故事
《白夜追凶》的剧作者指纹是一位有着十一年律师从业经历的刑侦爱好者,在创作白夜之前只出版过一部名为《刀锋上的救赎》的小说作品。白夜从创作到网剧,中间几经波折。
2013年,凤凰网的老板将《刀锋上的救赎》交给项目编辑,要求对方写出审稿报告,如果评估后有立项的可能尽快联系作者。编辑找到指纹的时候,作者告诉她,那部刀锋的版权已经被其他公司买走了,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提供另外一部正在创作的作品。那时,指纹白夜里的七案只写了一案,编辑只匆匆看了开头就被小说内容吸引,于是带着白夜的第一案回到公司复命。很快,凤凰就和指纹签订了合作合同,白夜的剧本创作也加快了步伐。
2014年,白夜的七案已经完成,凤凰买了版权,本子却没有立项。期间也找过一些合作单位,但在当时侦破题材的影视作品凤毛麟角,合作方并不看好这个本子,也有公司提出修改剧本,增加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线,但是这样一来原本紧凑的剧情必定四分五裂,白夜将沦为平庸。有着些许文艺范的凤凰老板没有同意修改剧本,白夜从此被束之高阁。
2016年,搜狐网剧《法医秦明》的大火引爆了网络,当初凤凰执行白夜剧本创作的项目编辑已经转战YOUKU,法医秦明的成功唤醒了白夜,编辑向公司提出立项申请。制片人试着联系了凤凰,先把剧本买过来,又联系了承制公司凤仪传媒和五元文化传媒,三方很快达成合作意向。五元文化的王伟是颇有才华的新锐导演,曾和YOUKU有过合作,但没有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作品,YOUKU决定把导桶交给他的时候其实是并不十分看重白夜这个立项的,这部剧的前期费用每集200多万,在YOUKU当年众多立项项目中属于中等投资。
男一号的选择,有人推荐了潘粤明。当时潘粤明正在参加北京卫视的跨界歌王,制作团队觉得他的条件和角色契合度很高。剧本看下来,潘粤明欣然应允,为了白夜他还推掉了另外一部戏。
白夜从小说到剧本,从凤凰到YOUKU,又从剧本到立项,前后经历了三年时间。没有名作者,没有大IP,没有大投资,没有名导演,甚至都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腕明星,所有人唯一的底气就是有一个过硬的剧本。
白夜开拍的初期,戏份大多集中在潘粤明身上,每天就是他一个人的排片通告,自己分饰两个角色,翻过来调过去没日没夜的拍。等戏份逐渐转到外景的时候,问题就来了。只要摄制组的警用道具车一上路就被抓,弄得所有人都很焦虑。最后YOUKU直接找公安部金盾影视制作中心合作,拍摄才逐渐顺利起来。金盾的介入给白夜带来了不少便利,警阶服装细节的纠错、侦破流程的梳理、各种警用道具的正确使用,都有了最权威的顾问。
2016年年底,白夜杀青。2017年8月,YOUKU正式开播。原本没有一个广告的剧集,在第一案播出完毕后迅速有了广告约播,好口碑随着剧情深入一路飙升。潘粤明凭借白夜里的精湛演技重新回到公众视野,身价水涨船高。
第二季的展望
严格说来,我这根本不算追剧。白夜的火并没有在我的世界里燃烧,等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我却跳出来写了这么个东西。就好比狂欢过后,众人正欲起身离去,我却在角落里独自露出了难以琢磨的笑容。
白夜虽然是现象级的产物,但也不是处处都好无可挑剔,比起成熟的美剧市场,国产剧还要走很长的路。现在,之前的公式是不是可以改改了?比起好剧本来,我们更缺少人才,比起人才来,我们更缺少正能量的市场。
据悉,白夜第二季的剧本已经在打磨中,继续承制剧集的凤仪和五元文化绝不会让这块得来不易招牌砸在自己手里。潘粤明将在今年下半年拍摄YOUKU网剧《鬼吹灯之怒晴湘西》,在剧中饰演陈瞎子。喜欢老干部的朋友也不必纠结,怒晴湘西讲的是老一辈倒斗人的故事,压根儿没胡八一什么事儿。白夜有了第一季的成功,YOUKU肯定会在第二季加大投入,品控把关也会更严格。考验指纹的时候到了,超越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明线侦破继续保持高水准,暗线牵扯出来,格局和尺度都会更大,等待剧组的是又一次严峻的挑战。第二季能在2019年立项开拍就不错了,一切顺利的话年底播出新剧,不顺利就只能等到2020年的某一天了(这么长的时间跨度也是没谁了)。
还有要说的是,剧组拍摄期间成就了一对美满姻缘,男二号(刑侦队长)的饰演者王泷正向剧组里一位女演员求婚成功,是谁我就不说了,想到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人,头上就开始冒汗。
白夜第一季有32集,我看了30集,后面两集故意没看,和第二季一起看吧。记不清看到第几集的时候出现了一首好听的原创片尾曲,当然不是老潘翻唱的那首。词曲唱都是同一个人,同时也饰演了剧里的一个角色,演得不错。我这字儿是在手机上码的,原本不打算链接这首歌,等会儿在电脑上试试吧。

图片 1

优酷《白夜追凶》上线16小时破亿 潘粤明“精分”演技表现抢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豆瓣成了水军刷分和粉丝撕逼的地方,豆瓣的评分变得越来越不客观。《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豆瓣的评分高达8.6分,8.6分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这部电视剧的超过了《水浒传》(8.2)(两部都是)、《乔家大院》(8.2)、封神榜(7.9)等曾经的经典电视剧。可是,《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真的值8.6分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阡陌予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潘粤明《怒晴湘西》

8月30日,作为今年下半年最受瞩目的犯罪悬疑剧,集合刑侦、悬疑、重口、人性等多重卖点的《白夜追凶》准时登陆优酷。一口气向会员开放5集,每集45分钟的饱满容量,上线16小时就破亿,更是获得豆瓣8.9的超高评分,拉开这部原创刑侦剧集的“准爆款”卖相。

先说说我对这部网剧的评价,这部剧当然算是一部好的网剧。相比那些将原著改得面目全非,只用各种鲜肉去满足中年大妈的意淫,从来不想着怎样拍好一部电视剧,只会想着将那些所谓的“观众喜欢的元素”一锅乱炖来骗观众钱的人,《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剧组可谓业界良心。这部剧没有令人尬尴的对白,没有令人捉急的表演(陈乔恩的表演稍有欠缺,不过瑕不掩瑜),而且,这部剧对原著的尊重绝对值得中国大部分编剧好好学习。所以,总的来说,我对这部剧是非常认可的。
不过,虽然我觉得《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是一部好剧,但我认为8.6分的评分还是有点虚高了。这部剧还是存在一些瑕疵,让我觉得它并不能获得8.6的高分。

2月26日下午,潘粤明在微博晒出一张自己与高伟光、辛芷蕾等演员在《怒晴湘西》剧组的合照并发文告别:“江湖有缘再见!谢谢大家的支持与观赏!”《鬼吹灯之怒晴湘西》是由管虎担任总导演,费振翔执导,潘粤明、高伟光、辛芷蕾主演的悬疑系列网剧。2月25日晚,该剧在开播一个多月后迎来了大结局。

图片 2

首先,我觉得《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剧情有些单薄。
剧情单薄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主角们盗墓的过程过程过于顺利,也没对盗墓的细节进行足够多的展示,降低了盗墓的惊险刺激程度。特别是剧组用心搭建的九层妖塔,根本没有得到有效的利用,大家转了一圈就被火瓢虫赶了出来,虽然最后牺牲了尕娃,但因为尕娃在剧里本来就无足轻重,所以看起来更像是炮灰。盗墓剧作为一种剧种,很多人是怀着对盗墓的好奇来观看,但剧中对盗墓的细节展示过少,难以满足我的好奇心。当然这也有可能是碍审查的原因。
剧情单薄的第二个原因是剧中三位主角的互动不足,让剧情缺少张力。在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中,胡八一是绝对的主角,而王凯旋则沦为了猪队友,而雪莉杨除了让人讨厌之外,对推动剧情没有任何作用。整部剧成了胡八一一个人的独角戏。

图片 3

开门见山的灭门惨案铺设下该剧的烧脑基调,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的角色突破引入情节的扑朔迷离,围绕关宏峰、关宏宇这对孪生兄弟共用一个身份寻求真相的内容核心,同时包容8个案件的《白夜追凶》,将孤胆英雄角色一分为二,凸显硬汉骨相的浓郁豪情。

其次,我觉得《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节奏过于缓慢。
有的剧,一出便惊险刺激,从头到尾高潮,这自然不行,但像该剧这样节奏缓慢,也有点影响观看效果。该剧播到第三集,才出现盗墓的剧情,现在播到第九集了,但盗墓的剧情加起来还不到四集。惊险悬疑类的剧集,节奏是非常重要的。
我没有看过原著,但所说这部剧对小说还原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也许正是过于追求对原著的还原,限制了剧情的发展。原著改编的电视剧,当然应当尊重原著,但也应当作适当的改编来适应影视这种表现形式。

潘粤明《怒晴湘西》

刚刚掀开盖头,就有网友迫不及待为《白夜追凶》的品相打出高分,认为是“近几年最好看的罪案剧”。当然,现在就为整部剧定调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继“百亿爆款”《热血长安》和类型精品《十宗罪》后,优酷再次在悬疑题材细分领域里摸索出对味的门道。

以上,就是我觉得这部网剧的两点欠缺。我再次申明,我并没有否定这部剧。在现在的中,非常需要像正午阳光这样用心作电视剧的人,用优秀的电视剧将那些脑残的电视剧驱逐也市场。指出其中的缺点,也正是因为喜欢,希望他们能做出更好的电视剧。
最后,我自己也打一个分吧!我给《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打7.8分。对比一下,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之于网剧《盗墓笔记》,就像电影《寻龙诀》之于电影《九层妖塔》。
文/谢小楼

潘粤明《怒晴湘西》是灵异探险小说的杠把子,也是影视剧改编的精品IP。有珠玉在前,演技派潘粤明却是游刃有余,演出了自己的特色。

制作硬、剧情硬、推理硬

微信公众号:倚剑听雨楼;ID:yjty-lou

为鬼吹灯原著而来,被潘粤明演技折服,真的太精彩了。”

悬疑罪案混搭硬汉气质,会和谐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谢小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饭点看鬼吹灯,我真的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但是潘粤明演技好好啊,直接被圈粉了!”

这部由优酷自制,公安部金盾文化影视中心、北京凤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五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罪案悬疑剧《白夜追凶》,其实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原创作品。幕后班底集结了目前国内最黄金的悬疑题材创作阵容:监制五百打造过《心理罪》《灭罪师》等精品罪案网剧,导演王伟、剧本策划顾小白、编剧指纹都是业内首屈一指的“作案”高手。

《怒晴湘西》是作者天下霸唱的作品《鬼吹灯》小说系列中的一个故事,也是鬼吹灯系列盗墓影视作品中的第三部。

从目前播出的前五集来看,制作硬、剧情硬、推理硬,节奏上可以说毫无尿点。开篇明义的灭门惨案,紧跟上线的碎尸悬案,快速交织出兄弟共享身份寻找真相这一主线内容,情节特色立马鲜明独立出来,这种主角一开始就陷入某个案件纠葛、在破解过程中穿插其他案件的叙事手法,颇类似美剧的悬念节奏。

图片 4

图片 5

前两部分别是靳东主演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和阮经天主演的《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特别是靳东主演的《精绝古城》是该系列影视作品中评分最高的一部。

不像《心理罪》有原著小说IP的温床可躺,《白夜追凶》是毫无“声名”基础的原创剧本。编剧指纹从事过律师职业,曾接触大量卷宗以及各色涉案人员,剧中的所有案件都取材于现实生活。例如第一起碎尸案的凶手,患有严重的肾病,无法支付昂贵的治疗费用,对健康有着强烈渴望,因此极度痛恨忽视健康的普通人,进而萌生连环杀人碎尸的报复行径。这样的情节设定,与社会现实有着极强的勾连,辐射的是案件背后人性的挣扎与极端。

而《怒晴湘西》在开播之初也是被很多观众所看好,评分也高达8.5分,但是随着剧集的不断播出,评分却有所下降,分析原因有很多….

同时,编剧还将对社会事件的反思也带入到案件中,其中一段情节就部分还原北京“和颐酒店”真实事件。与主打艰苦环境和硬朗打斗的“硬汉派”推理小说一脉相承,不乏“硬汉派”气质的《白夜追凶》,没有脸谱化演员的硬汉外形,而是侧重在剧情中放大对人性的研磨,刻画人物冷硬外表下对真相的坚持。

图片 6

该剧总制片人袁玉梅指出,在悬疑罪案题材遍地生花的趋势下,《白夜追凶》若想要后发先至,势必不能只啃老本。这部剧反复强调的硬汉风骨,正是当下这个鲜肉时代的稀缺品,“我们探讨的是自我的挣扎与救赎,是人性的光明与黑暗,关注更多的是案件背后的人与人性”。

《怒晴湘西》是一部好小说,有着强大的读者基础,剧情是没问题了,潘粤明、辛芷蕾的演技也没话说,都是经过了历史的考验的,那问题出在哪里?那就是剧本了!

画面、表演、配音都不掉链

图片 7

超级剧集不但精品化更走向电影范儿

《怒晴湘西》小说中,节奏还是很快的,但是电视剧中,前面的10集左右都是在讲述陈玉楼、罗老歪两方三次下墓、一番波折之后损兵折将,剧情太过重复毫无高潮可看。这部剧的主线应该是盗墓吧,但是陈玉楼罗老歪剧情线、鹧鸪哨红姑线此消彼长,不分上下,再夹杂着几次感人的人员牺牲,让人搞不清楚这部剧到底是一部精彩刺激的盗墓剧还是一部兄弟情深的闯关剧?

今年夏天,除了网综市场一派繁华,网络剧也以均衡爆发的口碑完胜台播剧,关于网剧与台播剧还能否“一起愉快玩耍”的争论愈演愈烈。仅优酷一家平台,就输出了《颤抖吧,阿部!》《春风十里不如你》以及《镇魂街》等多部人气剧集,加上搭乘“开学列车”启动的《白夜追凶》优酷暑期档覆盖科幻古装、都市情感、二次元改编、悬疑罪案等多类型题材,平台精塑其剧集矩阵的用心一清二楚:超级剧集不但品相愈见精致,也进一步凸显其电影质感。

只不过,21集的剧情播出还不到一半,网上就出现了质疑声,剧情拖沓、乱改,人物线多余对剧情没帮助,甚至有人说,连潘粤明也无法把这部剧救回来了,反倒是被剧情拖累了演技!

《白夜追凶》的超前点映会就被安排在电影院里,网络剧敢于上银幕接受检验的行为,足见视频平台对内容产品的自信。

图片 8

初看印象最深刻的当属潘粤明。他在剧中一人分饰两角,五集看下来,一对个性迥异的双胞胎兄弟,被他演绎出分明的层次和清晰的差异。用潘粤明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让他“等了很多年”的角色,“这么多年终于可以饰演神经病了”。哥哥关宏峰心思缜密,言谈举止沉着冷静;弟弟关宏宇则完全相反,散漫、不拘小节,每每留下暴露身份的破绽。

潘粤明《怒晴湘西》

《白夜追凶》其实不是潘粤明第一次尝试悬疑破案题材,去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中,他扮演的反派爸爸就令人眼前一亮,最高的评价莫过于网友普遍认为“对这个反派恨不起来”。

来到大结局之前,这部剧的豆瓣评分也下滑到7.7分了,想想一开始拿了8.4的高分,跌破8分之后,感觉还没停下来。这分数,就跟这部剧的主角陈玉楼一样,高开低走,一出场,塑造得各种牛掰,作为卸岭魁首为人仗义,技能包很多,什么听声辨位,夜光眼啥的,身手也不错。

而《白夜追凶》的演绎难度更甚。潘粤明在扮演哥哥时刻意压低声音,玩世不恭的弟弟在音色表现上则更为明亮,这种细节上的拿捏,使得关宏峰和关宏宇的角色即使不通过刀疤,光从眼神和动作也能分辨出他们的身份。

小编虽然没有拜读过原著,但还是觉得《怒晴湘西》真是一部好剧。比较想吐槽的,就是男主潘粤明饰演的陈玉楼,确实有点废,感觉跟他卸岭魁首的身份有些不符,不是说主角不能受挫,只是这部剧频次也太高了才播了18集,都挫了几次了……不过除了这点,《怒晴湘西》确实是部还不错的剧。

绕开重口味刺激的悬疑形式

看到国产罪案剧最少着墨的人性与人欲

历经荧屏的多年沉寂,这两年,借助网络平台相对宽阔的创作口径,涉案题材在网剧维度高速复苏,问题也随之而来:作为辐射现实最多的刑侦罪案剧,部分剧集盲目追求大尺度和案件的形式感,反而忽视了对罪犯犯罪动机的深度挖掘。强化“怎么破案”固然从节奏上更有助于吸睛,但深层剖析“为什么犯案”,更应是悬疑罪案题材在引导大众价值层面需要的重点关注。

这一点上来讲,《白夜追凶》为国产涉案剧带来了新的视野。画面感和摄影手法开始就与写实靠拢,故事选材也更突出社会现实特色。以严谨科学的传统刑侦为大前提,辅以对罪犯心理的逻辑推理,《白夜追凶》借助罪案悬疑的外衣,希望表达的是以小见大的整个现代社会的全貌。

纵览所有文艺作品题材,推理悬疑类型往往最能深挖人性地狱或天堂,并对当下社会进行批判与反思。反观近年来蜂拥涌现的悬疑罪案影视作品,习惯于贩卖血腥重口的感官刺激,却往往缺失了这一题材最画龙点睛的核心:人性与人欲的解剖。

重过程而轻结果,是85后新锐导演王伟在《白夜追凶》中尝试的改变,在他看来,罪案剧最需要突破的永远是“人”,一切罪恶的根源都在于“人心”,没有必要一味夸张案件的形式感。“甚至有的故事是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而在得知结局的时候,过程反而更加精彩。”

大众之所以喜爱推理类型的影视剧,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类作品的情节推进,是在一层又一层的抽丝剥茧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的。换句话说,悬疑罪案剧真正能让观众信服的,是主角依靠其独有的洞察力,一点点从蛛丝马迹中构建出一个合理的客观世界。

前五集《白夜追凶》,在侦破第一个案件的过程中,借助凶手很快洞悉关宏峰、关宏宇兄弟隐秘的情节,令孪生兄弟交换身份破案寻凶的主线剧情张力更加饱满。想要在45分钟的单集空间里推进实发案件的侦破,同时又要保持主线情节的紧凑,需要有更细腻的叙事手法,更精妙的台词。在这个方向上,《白夜追凶》能做到什么程度,令人期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