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结束的上海电影节,影片《烈焰灼心》无疑赚的锅满盆圆,获得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两项大奖,更为离奇的是,该戏三位主演邓超、郭涛和段奕宏均获得最佳男主演称号。在我们看惯了每人拿一个头像奖项的众多电影节中,这一个荣誉给仨人,也让真影迷大跌眼眶。本届电影节,其它获奖影片基本可以无视,为什么呢?因为它们除了在上海小范围放映之外,根本无缘内地院线,换言之,影迷们其实是看不到的。这次的电影节,太有小圈子自娱自乐的意思。
而提到电影《烈日灼心》的获奖,老马不得不说,上海电影节大有炒2014年柏林电影节冷饭的意思,中国电影人缺少基本的审美素养。在去年的柏林电影节上,通灵珠宝从小赞助商一举称为最大的赞助商。而通灵珠宝的总部位于江苏南京。也是这一年,江苏广电旗下的幸福蓝海出品的电影《白日焰火》获得柏林电影节大奖。通灵珠宝也顺势在中国内地没见过世面的人群中风光了一把。
《白日焰火》无论从剧本创意对国外类似影片的借鉴(或者可以说是抄袭),还是拍摄质量上,都是国内影片中质量较差的,从情怀而言,也是矫情造作。它的获奖,至少可以说明,连柏林电影节这样的国际电影奖项,至少也是可以“运作”的。不懂这方面运作的朋友,可以去看高晓松谈如何运作奥斯卡的相关内容。《白日焰火》其实就是打着警“匪”的旗帜,搞点所谓的人性出来。
今年的上海电影节,实在也是想走这条路子。《烈日灼心》也是打着警“匪”的旗帜,搞剧情反转,和牵强的推理逻辑,从而试图得出所谓的人性。毫不客气地说,所有的警匪片,都很容易的粘贴上想要的那些人性,根本就是一条屡试不爽但无丝毫营养的路径。该片导演曹保平老师深谙此道。
曹保平老师是电影学院的副教授,教授的是剧本创作课程,他也深知剧本怎么照葫芦画瓢。不客气一点说,编剧业内早就流传一句话,你不会写剧本拿捏人性的话,那就去写警匪片吧,怎么胡编都能使劲贴人性标签,从而给自己脸上贴金。曹保平老师正是深知这个讨巧的伎俩,才在《烈日灼心》中大谈什么人性论调。实际上,该片问题连连。
首先,便是对现实主义的完全无视。这也是大陆警匪片的通病。大陆警匪片是香港黑帮片、美国西部片和中国内陆土坷垃片的3P杂种型片中。在这些影片中,很难完全看到真实的中国内陆情况。《烈日灼心》的最大问题,也正在于此处,看不到中国!如果说,作为一边娱乐电影而言,闹闹哄哄,剧情还反转了两三次,也算是及格了,但最为一部世界级电影节的重要获奖作品,这部戏曹保平老师自己拿出去,都会觉得脸红
第二,《烈日灼心》试图想谈的人性,手捏、教条、机械化的让人作呕。若故事虚假,那基于虚假故事去谈人性,多少有些不切实际。更为突出的问题是,《烈日灼心》越往后边的剧情越离地三千英尺,最后的剧情,为了反转而反转,恨不得冲出大气层去,实在腌臜可恶了。
中国很多学院派电影人因为被阉割严重,所以,往往“在不切实际中寻找人性”。他们的剧本比一些非学院派导演的好处是,还知道要一点人性的东西,坏处则是,搞了更多的虚假人性出来矫情。《白日焰火》这样的极为差劲的作品因为运作在国外获奖之后,对中国电影圈也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
上海电影节最大的劣势是,缺少自己强有力而且架得住推敲的价值理念。换言之,它们没有敢拿出来说话的好坏标准,没胆色,更没艺术上的修为。因此,跟风柏林电影节,将最佳颁给一个类似的影片,实在让人只能呵呵了。外加上曹保平老师电影学院副教授的身段,多少是有评委卖个人情的。我当评委,我嫂子拿作品来,我要是还想去嫂子家吃饺子的话,也得好好考虑考虑。因为没有强有力的价值标准,所以,上海电影节人情世故一地
而《烈日灼心》本定挡去年11月份,奈何因为某种原因至今未上映。关于临时撤档原因,一说,有些内容没过关,打回去重审了,一说,演员高虎吸毒,牵连此片。比对《白日焰火》拿个奖回来之后,获得近亿票房,《烈日灼心》幕后野心,也是尽人皆知了。然而,一部从未上映的电影,却能在中国的电影节上拿的大奖,这本身便说明,电影节不过是为票房与金钱服务,铜臭的味道,远远大于艺术的味道。
去年该片运作上映之前,更是打出主演王珞丹上半身全裸的低级宣传来,业内普遍认为该片票房必然扑街。从行业惯性来看,一部明星阵容还算可以的影片,一旦以情色为卖点,实在证明,它也没什么其它噱头了。内地不可能有大尺度的情色戏上映,拿王珞丹半裸来勾搭影迷,可见该戏对自身质量,已经没有任何底气。

      一般来说,如果某个电影节在奖项上颁出“双黄蛋”,往往就会引得议论纷纷,但就在此前不久刚刚结束的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电影《烈日灼心》竟然还获得了“三黄蛋”——在最佳男演员上收获得三个影帝。不过,凡是已经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却对于这个结果毫不意外,按照本届上海电影节金爵奖评委安德烈•萨金塞夫的说法,就是《烈日灼心》的表现非常冒险、大胆、极具张力,三位男主角的演出“密不可分”。
作为导演曹保平的最新作品,《烈日灼心》延续了他作品中的一贯的对于社会关注的特点。他之前的作品包括《光荣的愤怒》以及《李米的猜想》和《狗十三》等都是现实主义题材,而且几乎每一部都对当下的社会进行的映射与反思。《烈日灼心》延续他的这种对于社会的冷静却又热切的关注的特征,讲述了一宗沉底七年的灭门强奸凶案背后的故事,在充满戏剧张力的叙事过程中,“烈片”疯狂追逐着亡命逃犯,也冷静追问着人性真相。在曹保平一贯的冷静的叙事背后,影片展现的依旧是表现现代都市丛林中的怪兽的生活状态。这些曾经身负重罪的个体身上却又具有着特定的神性特征,最终导致人性的对与错、罪与罚、善与恶的混乱与模糊,典型的体现了人性的复杂与无奈。在这部影片中,警察也好,匪徒也罢,都不过是现实生活中的个体存在,更是一种社会群体的真实映射。
对于曹保平而言,出身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教授和曾创作大量优秀的电视剧剧本是他的优势所在,也是他能够执导出出色影片的重要原因。有人评价说,曹保平得天独厚的是他自己能够驾驭剧作,他能够编剧,所以他的东西实际上从剧作上相当扎实的,起承转合清楚,核心冲突一步步冲向高潮,一环扣一环,节奏把握地非常好。对于这部《烈日灼心》而言,一个警匪片包装下的灵魂救赎的故事在他的执导下显得异彩纷呈,有关人性的善恶和道德、法律以及自我救赎的反思更是让这部影片值得让人一再回味。这个以三个罪犯在藏匿七年之后和警长斗智斗勇的破案故事虽然没有港产警匪片那种常见的动作和枪战场面,却因为有着出色的人文内涵和演员的精彩演出而别具一格,更是被很多人认为是“重新定义了内地的警匪片标准”。此外,影片在关于同性关系的描写上也被认为是突破了内地多年影视界的禁忌,也使得这部影片的话题性和争议性进一步增多。可以说,如果仅仅就警匪片和同性描写这两个方面而言,这部《烈日灼心》都达到了近些年国产电影的新的高度,具有典型的突破意义。
当然,由于“一部电影三个影帝”的出现,这部影片中的演员表演也成为观众期待和关注的焦点。由于这部影片没有像其他刑侦片把破案过程拍得跌宕起伏,而是更注重剧中角色的表情与心理表演。总体来说,片中的三位男主演都奉献了精彩的演出,相比之下,邓超的戏份多、尺度大,而段奕宏的内心戏更好,一静一动,两人的靠台词、眼神的交换,不动声色推动剧情里的发展,成为整部影片中最具可看性的部分。

      如果仅只是因为曹保平导演《光荣的愤怒》和《李米的猜想》的前缘,《烈日灼心》顶多是我想看的电影,未必是我非看不可的那种,上海金爵奖的影帝“三黄蛋“,加上主演高虎”劣迹艺人“的封令,使得这部影片的公映突然悬念迭起,从另一种视角垂钓着我的胃口,或者说是窥视欲。
      现在看来,“劣迹艺人“封杀令是柄双刃剑。一方面将受此影响的《烈日灼心》《道士下山》《捉妖记》《一把勺子》等影片被推到了话题的浪尖,尤其是对《烈日灼心》和《一个勺子》这样制作体量相对较小,又缺乏舆论热点影片来说,反倒成了宣传角度的受益者;另一方面,重剪和重拍又让这批电影创作的完整性受到严重干扰,我们很难判断影片中哪些短板是导演创作本身的缺陷,哪些是重剪留下的疮口。
      仅从表演角度出发,金爵奖“三黄蛋“下得没有问题,段奕宏、邓超、郭涛相互给力,又相互支撑,擎起了《烈日灼心》表演的天空。有人说《烈日灼心》更应该拿集体表演奖,那也未尽然,至少王珞丹的表演尚欠火候,这大概也是其戏份被压缩的主因罢。帝后”三黄蛋“或说”N黄蛋“并非中国原创,国际三大电影节戛纳、柏林和威尼斯早有先例。2011年的威尼斯,《大师》中的杰昆•菲尼克斯和菲利普•塞默•霍夫曼共享影帝殊荣;2003年的柏林,妮可•基德曼、朱利安•摩尔和梅丽尔•斯特里普就曾因为《时时刻刻》分享柏林银熊;而2006年的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同时颁给了西班牙电影《回归》中的六位女主演。
      曹保平电影对表演的要求向来苛刻。《光荣的愤怒》中,他在强情节冲突的基础上,追求的是“纪录性“表演,为此,他要求吴刚屏蔽其以往表演中的一切习惯性小动作,一言一行都追求叶光荣这么一人物本身的合理性。在《李米的猜想》时,他又在表演中强化了动作性,比如邓超看到王宝强落下的画册追赶不得,以头撞墙,弹回时正好狼狈地撞上卖菜的推车,换了一个导演,可能到撞墙就完了,曹保平却加了一个推车来强化突发性、混乱性以及人物内心的纠结与狼狈。在《烈日灼心》中,曹保平更强调用内心戏来生发人物的行为逻辑,比如司机郭涛搏命追飞车贼,并不是他如何英雄无畏,而是他七年内心折磨已有死心,协警邓超的一次次搏命出手也是同理,而这些,都是他们最后”以死谢罪“逻辑网络的一部分。
      《烈日灼心》改编自须一瓜小说《太阳黑子》,故事本身在强情节罪案类型片上有一定优势,曹保平的改编则有破有立,影像的转化走得更加高远。影片在罪案类型片基础上强化了导演意识,叙事、影像和表演调度都渗透着导演作者电影的印记,这在影像风格趋同化的当下,有其可贵的一面。影片在叙事上的几处反转也相当精彩,出乎意料,又合乎情理。当然,对于编剧出身且在电影学院文学系任教的导演曹保平而言,我们对他的剧作要求可以更高——影片在叙事视角和线索取舍上均有举棋不定的地方,开篇的评书视角与后程的带入性叙述之间,多有违和,而房东一线的精心设计,在剪辑最后也成了一个吊诡的存在。更令人苦脑的是,很难说这些刀剪的痕迹哪些是审查留下的创口,哪些是导演创作本身的硬伤。上海电影节把金爵奖“最佳导演“许给了曹保平,而”最佳影片“则旁落,想必也有个中缘由。
      大多人把《烈日灼心》归位为一部以“救赎“为主题的电影,这显然粗糙了,个人以为,《烈日灼心》其实是一部以”救赎的不可救赎“为立意的电影。当然,这种概括也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认知,在导演曹保平叙事中,更多的是在揣摩人性的复杂面。三位原罪青年,他们在青春年少时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然后在余生的七年中备受煎熬,他们后来的善举以及纠结的种种,岂是一个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恶的概念可以概括。他们最后的选择,与其说给尾巴一个”更加干净的人生“,不如说他们自私地选择结束自己的煎熬,只不过顺带着给尾巴留下了那点聊以自慰的人生”福利“。没错,这的确是一部关于救赎的电影,但它的落点却是”救赎的不可救赎“。

图片 1

上海电影节将大奖颁给这样一部电影,更是为三个男演员搞一个最佳男头衔,它们这不是在评奖,它们这是在说相声。相声的内容是,逗你玩。然而,中国电影节最应该做的是什么?是通过奖项去扶持真正优秀的国产电影,是塑造现实主义的热度,是通过这些热度去助推中国的进步。基于上海电影节的表现,也只能对它呵呵了。
原文地址: .
(转自时光网)

《烈日灼心》“同而不合”放映与交流活动现场

由蓝色星空影业和博纳影业联合出品,曹保平导演,邓超、段奕宏、郭涛和王珞丹主演的犯罪悬疑大片《烈日灼心》将于8月27日全国上映。2015年8月17日晚,《烈日灼心》“同而不合”放映与交流活动在798艺术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导演曹保平与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淡蓝网CEO耿乐一起出席此次活动。并从学术分析和现实感受的双重角度对电影中的同性恋情节及社会中一部分人的“恐同心理”展开智趣讨论,也对近期被断章截图和无限放大的同性激情戏提出反向疑问,仔细还原了这场戏拍摄和创作的全过程,以及导演、演员和摄影师的专业投入度。

图片 2

右起:曹保平、李银河、耿乐

在现场,李银河女士表示“这是非常难得的一部不扭曲同性恋者的电影,没有把同性恋者标签化符号化,这样的电影太少了。”提问观众也指出大家如果只把关注点放在同性激情戏上甚至断章截图,是对《烈日灼心》的误读和误传,要是因此令人错过一部难得的好电影,“太不应该!”

图片 3

活动现场,曹保平、李银河、耿乐与影迷合影。

自上海国际电影节获奖以来,《烈日灼心》在一系列的点映中收获强劲口碑,对于影片中的同志情节,导演回应:“普通观众与创作者的理解肯定会有一定的偏差,我自己主要是为表达男性之间的血性之交,观众的解读更加深入‘同性’领域,其实在《烈日灼心》中,邓超和同性恋者的关系只是电影情节发展链条上的一个‘谎言’,是为了掩盖真实身份采取的‘不得不’手段。”现场主持人淡蓝网CEO耿乐提到近期院线上映的电影作品中有些也开始涉及到同志情节,似乎是在审查方面的些许放宽,导演表示电影审查没有绝对的标准,是弹性的,同性情节如何可获通过?导演认为不仅是审查制度会把关,从创作本身来说也要先过自己这关:“要看影片是在故意渲染同性恋情,还是它本身确实是片中情节不可缺少的有机组成部分。”关于片中同性戏份的具体拍摄和创作过程,曹导说:“这场戏第一晚没拍成,第二天在拍摄前,我对演员说咱们既然要拍就要真实,不要躲躲闪闪,遮遮掩掩,邓超也特别专业,我们还特别请了一位同性恋的朋友到现场指导,大家一起先聊了很长时间,包括这场戏是要脱,还是不脱?脱到什么程度?这都是技术和专业讨论,都是为了创作在费劲和较劲。后来我们讨论出来,脱的过程可能会更有意思,从情节来说也更合理,因为邓超和同性恋者的隐情是被段奕宏一路追踪发现的,不可能一开门就撞见脱光。这场戏我们只拍了三条,三条都拍得非常好,摄影师是手持摄影,自己扛着机器,离两个演员很近,恨不得连细微的心跳声都能听到,非常细致,也非常有难度。摄影师拍完也大汗淋漓,说从来没有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能把我烧成这样,大家都非常投入,没想太多其他的。所有人的状态都很好,这场戏是一种爱情的感觉,大家断章取义去截屏,太冤枉创作者,也辜负了一场好戏。”李银河教授在现场首先肯定了《烈日灼心》电影作为一部高水准电影的标杆性:“这是一部找不出破绽的国产电影,同性恋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这部电影,我认为它达到了好莱坞警匪片的精度,片中的兄弟情谊很动人,不一定非要认定这是同志情。”面对部分观众对同性恋的过度解读,李银河教授在现场更是直言,“同性恋不是一种身份,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风格。早在古希腊时期,同性之间的情谊在社会中是很正常的,既然这能够成为普遍的社会实践,就证明它存在于人性之中。到十九世纪,社会才慢慢给同性恋者加上了标签。‘同性恋恐惧’是一种非常晚近的现象,其实在古代,东西方都没有这种恐惧,性的艺术,爱的艺术,是没有对错的,大家应该放轻松,不应以道德、职业、身份绑架别人,同时也束缚自己的眼界。“对于片中的同志角色,李银河教授表示塑造得很正面,很准确,同性恋是正常的人,不能一听说是Gay就把他们异化,想象成娘娘腔,《烈日灼心》突破了观众对于同性恋的标签化理解。李教授说:“同性恋是一种Style(生活方式),性取向是可以流动的。如福柯所说的,同性恋不是To
be,是To
do,它不是一种身份认定,而是可被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淡蓝网CEO耿乐对大银幕上三位影帝的表演有强烈的认同感:“全程无尿点,好故事,好导演,好演技,五星推荐。”同时也问起导演选择演员的标准,曹导的答案非常直接:“首先是要有表演的能力和技术,不然无法立体呈现剧本的内容;其次就是要合适,我很幸运,这个戏里的演员都很认真,好的演员在表演过程中会互相催化,比如邓超和段奕宏,在拍摄过程中和拍完之后,都会很难过,沉浸在角色里。两个人只要搭到一起就会有感觉有火花,常常演到不能自持。”观众在放映结束后集体鼓掌,有观众认为“烈片”无愧国产犯罪类型片标杆的美誉,“已把它列为今年国产片最佳。情节点密集、叙事顺畅、摄影讲究、角色塑造入心。等上映后会再看一遍。”“从小说到电影,完成度很高的片子。情节跌宕表演不错。剪辑很棒而且特别有想法。难能可贵的华语片。”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